Astrida

【翻译】【Will重生文】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第三章(2)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0245/chapters/20888957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NC-17
summary: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本P由 @contre courant 翻译

(part 2)
  
  威尔在去停车场找车时听见别人喊他。他转身,发现贝弗利走向了他。他僵住了。现在,他不想与任何人说话,但是想不到怎样打发掉她。
  
  “所以,”她边说边走近他。“杰克 克劳福德说过‘当威尔 格拉姆想审视案件时,他可以看见他想要的任何事。’”
  
  威尔不自觉地畏缩了下,然后握拳,他发现这意味着什么了:如果杰克如此容易地被说服让他参与,他在霍布斯的案子之前就做过杰克的雷达。
  
  他抬头看贝弗利。“那起个头?”
  
  他可以看出贝弗利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他当杰克要求时他这么快就从了,但他还算训练有素。当他跟着贝弗利去实验室时,威尔感到一股强烈的自我厌恶。他尝试着对着杰克生气而不是对着他自己。但说实话,这次是他自己的错。他自愿入虎穴,没受过引诱。
  
  实验室并不陌生,看到泽勒,普瑞斯和贝弗利在房间里时,威尔感觉自己平静了一点。听着指导,他可以感觉到对于他参与的困惑。在旧时间线,他们见面时杰克已经在那里了,而且威尔觉得他现在权威少了点,但他也不是那个最被喜欢的。
  
  威尔拿到了文件,在验尸台旁坐下读。他暂停了实验,打发了三个探员,并集中在案子上。四个受害者在三周内死了。前两个是在海洋城的一个船上一个桶里发现的,而第二对是在弗吉尼亚海滩的港口。这个团队目前正在处理第二个场景的证据并重新鉴定第一个案子。当地警察做得不错。当第一对受害者的其中一个卷进这个貌似策划好的犯罪时,大家假设这些谋杀案是他的犯罪背景导致的。但那个在桶里和他一起的女人,众所周知,和他没有关系。最有意思的是,新闻里并没有提,尸体里被发现了镜子的碎片。这些被他们拿在手中,而这让威尔想起了弗朗西斯。
  
  当威尔大致浏览了一个小时后,三人组正在处理一个尸体。威尔清了下喉咙,三双眼睛突然看向他。
  
  “我可以看一下那些镜子吗?”他问道,在注视下觉得有些不舒服。
  
  贝弗利点头,几分钟后,他面前摆着四个小证物袋。
  
  “这镜子是一样的,”威尔对贝弗利说道,要不贝弗利不会留下他一个人。
  
  “是同一种,的确,”她坦白道。
  
  威尔点头。“因为这是从同一面镜子来的。”
  
  他戴上手套,把镜子碎片小心地从袋子里拿出来。花了他一分钟,连带着把他们沿着裂痕拼了起来。
  
  “很多碎片缺失了,”贝弗利在他旁边说道。
  
  “他被拆开了,”威尔说。“并且他试着把他自己拼起来。他想借助他们的帮助重新被完整。”
  
  威尔盯着镜子看,而红龙看了回来。有那么一刻他失去了和现在的联系,重回了悬崖上。血在月色下是黑色的。他眨了眨眼,回到了现在,在贝弗利的身边。威尔清了下喉咙。
  
  “第一个男性受害人,马克思 多纳万,卷入一场有组织的犯罪。他的确在监狱待了一会儿。第二个男性受害人也有过记录。尝试着把他们联系起来。和海洋城的执法人员说一下,有没有任何人能把第二个受害者与多纳万联系起来。”
  
  “你认为这是复仇?”泽勒问道,在验尸桌旁加入他们。
  
  “部分吧。他们打碎了他,他成了碎片,并且。。。”威尔闭上眼,去到更深处,“他们有责任,所以他们可以帮助他。他们需要‘看见’他,但他们并没有,所以他給那些‘看见‘他的人的眼睛。”
  
  “那个女人,”贝弗利说。威尔点头。
  
  “他知道他们。”
  
  他拿来受害人的档案,把它们放到镜子碎片。一个女人是黑人,四十来岁,另一个女人是两个种族的混血,二十岁出头。威尔浏览过她们的档案,但他们没有明显联系。
  
  “他们人是好的。但我不值得好意,也不应受那个男人给我的残酷行为。”威尔说道,之后意识到他把想法说了出来,但他当时太深入了,没发停止说‘我’。
  
  “我换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视角对换,然后我也把自己的一部分给了他们。让他们明白我到底是什么。”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匆忙,渴望着摆脱那凶手的声音。他感到空洞,和红龙或汉尼拔比起来不值一提。只是一个可怜的小男孩,迷失了自我。男孩。。。威尔想到,记起那个年长些的女人档案里的什么。
  
  “麦琪 德斯礼,”威尔说道,拿过她的档案,翻着页直到他发现那个笔记。“她领养了一个小孩。。。23年前的事。出生证上父亲不知道是谁,但她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多纳万也是。”
  
  威尔抬头,期望他们能理解,但贝弗利和泽勒看着威尔好像他疯了。贝弗利的怀疑和泽勒的想法比起来还算平淡。像威尔当时那样思想开放,乐于倾听,他不能自已,知道泽勒在想什么,感受到什么。疯子威尔,说得好像他是凶手一样,并且对于自己能解决案件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应该回去教书,也许有些人应该在公告牌上说他的课程对于未来的FBI探员而言没啥大用。威尔让他自己越过肩膀看一眼普莱斯,合上了档案。
  
  “就检查下孩子,检查受害人之间的联系,他们都有关联。”
  
  他快速地把碎片放回证物袋,抓起他的包。
  
  “我。。。”他开始不确定如何告别。他看向地板,感到泽勒在看他。“我应该回去教课了。”
  
  威尔摇了摇头,定睛看向贝弗利。“请留意下那个孩子,可以吗?”
  
  她点头。“是的,我们会检查的。”
  
  稍后,威尔记不得他到底如何离开实验室的了。他直到坐进车里才清醒,紧抓了方向盘不放。汉尼拔坐在他旁边,透过窗户看路边的树。
  
  “我印象深刻,从今天的移情来看,你对于自身的能力与不足都有清晰的认识。当你的文章完成时,读着一定是种享受。”
  
  威尔哈一声。“你喜欢那个文章,觉得真的那个你自己会恨不得吃了它?”
  
  “粗鲁,威尔。”
  
  威尔发动车,坏笑一下。他突然觉得好多了。
  
  “好吧,我对你来说可能有些粗鲁。你吃不了我。你不是真的。”
  
  而且他不怕这个汉尼拔。并且他不应该怕那个真的。小心谨慎,要的,但不用怕。他们之间不会有恐惧,如果他们想要一个平等的关系的话。
  
  威尔开回家,身边有一个生闷气的幻象。他无视了他,当他到家时,当狗狗们上来迎接他时,他一个一个地抱他的狗狗们。喂食散步之后,他开始写那个共情文章。他抚平那个课间打字时留下的纸角,并往上加一些句子来解释。它挺好的,但他觉得它读起来像个对于他之前在实验室里感受到的怀疑的反击。他不能中立地对待它,当他喝了太多威士忌,同时忧思着希望贝弗利会检查那个孩子,他决定与其删掉它,还是问阿拉娜来看看。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他因为喝了太多威士忌而头疼,狗狗们还特兴奋。他让它们出去了,吃了两片阿司匹林,给他自己和狗狗们做了早餐。当他吃鸡蛋时,止痛药开始起效。外面下雨,天灰蒙蒙的,他出发去匡提科。还没冷到冻僵,但雨把积雪变成湿软的雪泥,让路变得很滑。开车是个噩梦,当他到达匡提科时觉得累死了。 当看见教室里三个特殊探员时,他还没准备好。他桌子上摆着咖啡和甜甜圈,贝弗利,普莱斯和泽勒在旁边坐着,看起来累得不行,喝了一大堆咖啡因。
  
  威尔在门口停住,瞪着他们,一时觉得自己还没醒。
  
  “我们抓住他啦!”贝弗利尖叫道,看到了他。
  
  “木桶杀手吗?”威尔问道,眨了眨眼,慢慢靠近。
  
  “是的,伙计,”泽勒叫道,冲威尔的方向举起一个纸杯咖啡。“那个死了的女孩?就是那两个年长受害人的女儿。而我们的凶手是她代养两年的儿子。”
  
  “地方警察一个小时前逮捕了他,在我们拿到一个消息后,”普莱斯补充道,而威尔从泽勒手里拿了杯咖啡。
  
  他对于他们的存在有点惊讶。他们从没有庆祝过凶手的入网,至少从来没跟他一起过。他的移情告诉他他们对于昨天感到愧疚,并他猜贝弗利暗示着这个即兴早餐是一种调节的行为。
  
  威尔坐下,让他的包靠着桌子腿立着。他让自己微笑,惊讶于其他人也很容易地地笑了起来。他们抓到了那个坏家伙,这感觉很好。
  
  他让自己拿了一个巧克力甜甜圈,问:“杰克不想庆祝一下吗?”
  
  泽勒回答,嘴里满是甜甜圈,说的话几本听不懂:“他还在医院。”
  
  “还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呢?”威尔问贝弗利。她点了点头,没给他任何细节。
  
  倒是泽勒用逮捕的细节娱乐他们,估计全是编的。普莱斯一直用评论打断他,而威尔继续微笑。
  
  “你们今天休息吗?”威尔问道,在吃完甜甜圈之后。
  
  “不幸的事,没有,”普莱斯叹息道。“我们需要处理在他公寓里发现的证物,越快越好。”
  
  “他们正把证物给我们运过来呢,就现在,”贝弗利解释道,看了下手表。“其实,它在15分钟内就应该到。”
  
  泽勒呻吟了下,拿了另一个甜甜圈。希望这个休息可以抻的更长些,威尔想象到。
  
  “希望我可以把实习生借给你们,”威尔开玩笑道。
  
  “哦不,”普莱斯摇了摇头。“实习生们没有一年的实地调查,大多用不上。我们不要他们去实验室。他们会在尸体上绊倒。”
  
  他对泽勒侧目想看,贝弗利开始笑。
  
  “有一次真是这样!”泽勒抗议道。“而且那是我的第一个犯罪现场!”
  
  威尔不能自己地冲着这个画面笑。第一次的时候,他从没有与三人组这样亲近过。他们知道他太多了,而他对他们不敢兴趣,但这挺好的。他们没有鼓动他,而他仍旧被容纳进去,并且看见并感受他们间的友谊挺好的。
  
  他们的早餐结束了,威尔听见身后的门开了。有一组实习生在门口站着。他们惊奇地看着探员们,泽勒说道:“那我们就把你和这些小菜鸟留下了。”
  
  “进来吧,”威尔告诉学生们,三人组收拾早餐的残渣。泽勒拍了他的背,然后离开了,告诉他他做得很好。威尔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实习生们正看着他们,而威尔想知道这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谣言。
  
  威尔下课后离开了,很顺利,然后开车回家。他感到一股暖流,在他遇见贝弗利,普莱斯和泽勒之后。回去沃夫查普,他与狗狗们躺在壁炉前,想着没有汉尼拔的未来。
  
  构建他会是容易的。威尔太知道了。一个匿名的给杰克的小贴士,关于那个海滩边和工作地点的财产。汉尼拔是小心的,但威尔很确定那个海边房子从法医角度来看并不干净。并且米拉姆也许还没有被洗脑。他也不考虑计划构建个切尔顿的计划长期以来有用。这并不仅是个机会,也是吉尔顿的礼尚往来。
  
  他也许会被抓住,用不着见威尔。威尔可能就摆脱了汉尼拔。他可以偶尔帮杰克,也许跟阿拉娜约会,养剩余的狗狗,然后就像其他人那样无忧无虑地活着。这是个好主要,威尔想象着这个,直到汉尼拔走近他并低头看他。
  
  “你会无聊得不行的,”他告诉威尔,威尔闭了会儿眼,尝试让那个幻象走开。
  
  “闭嘴。”
  
  汉尼拔嘲弄道。
  
  “你是那个幻视出我的人,威尔,”他指责道,而威尔坐起来,背朝着汉尼拔、狗狗们围着他转圈圈。
  
  “你尝过血了,威尔,而你喜欢这个。你曾见过美,即使你让自己看不见,你会一直记得的。如果你想要个解脱,用枪。”
  
  果断的钝痛,像一个不被接受的情人,威尔想到。他站起来,走向酒精。如果他被他内里的汉尼拔教训,他需要喝一杯。
  
  “你知道我的世界里你不会找到平静,”汉尼拔陈述。“这可能以以下几种方式消失:我们的死亡,或我们在一起。我们现在连接得太深了,即使现在的我不知道你,你仍旧拴在他身上。你在你的令人愉悦的小文章里写了你的天赋的什么?‘纯粹的共情意味着变成一个镜子,但印象被投射了太久,镜子也会被印象烧着。’”
  
  威尔满上一杯,然后转向汉尼拔,看向他。他穿一个红色羊毛毛衣,和红白相间的裤子。他之前那样穿过,那时威尔拜访他,这让他觉得心里温暖。他的意识以前从没有把汉尼拔打扮得这样随意。
  
  威尔叹了口气,喝了一大口。酒精在向下燃烧。你是在与自己争论,威尔提醒过他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反对,因为这个汉尼拔只是在说他的潜意识想让他知道的。
  
  “这要怎么办?”威尔问,没有替自己辩解。“我会搬进你的房子,并过着希腊英雄的生活,直到我们出去捕猎吗?这行不通。这不是上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你走开。”
  
  “你想要我走开因为你害怕自己的欲望,”汉尼拔平静地回绝。“你现在投降了,直到你喜欢并想要杀戮。”他走近了些,而威尔后退几步,蹒跚地跌在椅子里。他感觉自己的想法后脸红了。
  
  “请不要告诉我你没有那么无聊,威尔,”汉尼拔听起来确实愤怒。“是那个亲密想法让你从自己选的道路上退缩了吗?”
  
  “不!”威尔惊叫道,但他觉得尴尬。
  
  他从椅子上跳起来,不看汉尼拔。
  
  “今早见到贝弗利,泽勒和普莱斯挺高兴的,还不行?”他坦白道。“我喜欢这个。这是正常的。”
  
  “你并不正常,威尔。假装这样是对你自身的侮辱。你比你假装的好太多。”
  
  威尔喝空了杯子,生气地看向汉尼拔,汉尼拔特别放松,而威尔想勒着他直到他闭嘴。没有那样做,威尔离开了这个房间。他躲进浴室,大概半个小时,整理他的药柜。当他离开房间时,汉尼拔离开了,威尔上床睡觉。
  
  我觉得薇薇要疯了。。。我也要疯了。。。他们快点见面吧~

评论(14)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