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翻译】【Will重生文】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第四章(1)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0245/chapters/20888957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NC-17
summary: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6.19休丹西生日快乐!(按英国的时间现在还是19号所以不算迟到8P)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本文的续篇Sounders of Three今天已经完成,相信很快就会beta后发表了~不出意外的话续篇也会坚持翻译的,赞美作者太太!

(part 1)

  第二天威尔在杀戮后宿醉般的感受中醒来,才发现已经到了早上。他睡得严重不足,如果不是为了照料狗狗们宁愿待在床上。他强迫自己不去看犯罪揭秘网,而是先带狗狗们散了步,给自己弄了咖啡和早餐。之后他才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打开网站。克拉克·英格拉姆的谋杀案就在网站首页上。弗瑞迪在标题页上放了她自己拍的照片。它们比威尔拍得要更好,准确地展现了威尔想要展现的东西。汉尼拔会立刻看懂其中的含义。它看上去正像汉尼拔办公室里的陈设,至于英格拉姆……威尔花了一个小时给他套上他最好的西装,甚至还给他穿了马甲。粉碎的脑袋原本并不在计划中,不过不论如何这给了威尔灵感。他将一面镜子置于破裂的头骨之后,另一面置于椅上,面对英格拉姆。他所留下的信息是“我看到了你。我看到了深处的你。”并且是以血书写就。
  
  他们同样找到了那个女孩;弗瑞迪甚至在等待警察的时候跟她说了会话。威尔将埋尸地的位置留在了英格拉姆外套的口袋里。他想知道杰克发现了其他那些尸体之后会不会要求他去侧写他自己,或者英格拉姆。
  
  但他的异常举止似乎也影响了杰克的行为,因为接下来的数天里杰克都没有再打给他。与之相对的,威尔收到了其中一家期刊的回复。他们想要他关于共情的文章,问他能否提供一张自己的照片来附在文章旁。
  
  阿拉娜知道之后告诉他,文章发表之后他们得在她那里办一个派对,好好庆祝此事。她看上去那么开心,令威尔不忍心拒绝。同时,暗地里他也期待阿拉娜能成为连接他与汉尼拔的契机。这一次不再是以威尔的医生的形式。
  
  杰克在近两星期后才联系他进入英格拉姆案的调查。到了这个时候,案子基本上已经冷却了。他们已经找到证明英格拉姆是连环杀手的证据和受害者,但他们不明白是谁杀了他,以及是为了什么。虽然早已知道大部分谜题的答案,威尔还是花了三个晚上在实验室里,与泽勒、普林斯和贝弗利筛选证据,为英格拉姆和他自己建立侧写。没有能联系到他身上的证据被留下,这令他感到满意。他将完成的侧写发送给杰克,很快收到了一个谈话的邀请。
  
  既然杰克没有明确规定这一谈话开始的时间,威尔好整以暇。他不紧不慢地收拾完教室,之后才朝杰克的办公室走去。他并没有感觉特别抗拒,但同样也不急切于向杰克解释他的侧写。当威尔回顾起自己的感受,他发现他对杰克的感觉主要只是无聊。对于他的计划,杰克是一件必不可少的工具,但威尔宁愿自己不用见到他。诚实地说,威尔承认他的这种感受是出于怨恨。他恐惧于杰克所代表的危险。他只想与汉尼拔在一起,不去担忧他们的安全。他不想生活在恐惧之中了。而像计划中那样地利用杰克,要求相当的小心和谨慎。
  
  不情愿地,威尔伸手敲了敲敞着的门,走进杰克的办公室。有那么一刻,他以为自己会看到汉尼拔坐在那里——就像多年之前的他那样,讨论着明尼苏达伯劳鸟。但是迎接他的只有杰克。
  
  “有趣的侧写,”杰克在威尔坐定之后开口说。
  
  “我不会管英格拉姆叫做有趣,”威尔说,“他更像是个园艺型的连环杀手。”
  
  杰克哼了一声,不过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他低头看了看打印出的资料。
  
  “这个嘛,他已经被抓到了,而且我们似乎已经发现了他所有的受害人,因此对他的分析基本上只有学术上的意义了。”
  
  “是的,”威尔同意道,等待着。
  
  “而另一个……”杰克抬头看向他,“你叫他什么来着?”
  
  “一个崇拜者,”威尔回答道。他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写在了报告里,但杰克仍然千方百计地想要从他这里得到更多。
  
  “为什么不是英格拉姆的崇拜者?”杰克问。这是一个好问题。威尔知道自己传达出的信息,但它难以用当前的证据来解释。幸运的是,威尔正是以无法解释的跳跃思维著称。
  
  “他花费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来绘制场景,杰克。”威尔说。“再加上把弗瑞迪·劳兹牵扯其中的风险……我不认为这些是为了英格拉姆。英格拉姆是一条信息。他没有在杀死他上面花什么功夫,但他花了大量时间来摆放他的尸体。”
  
  威尔本来以为自己会为再次实施谋杀感到负罪,但是英格拉姆是个毫无意义的存在,他的死、以及藉此为汉尼拔传递的讯息对威尔来说,要比一个活着的连环杀手有价值得多。他有些在意于自己感觉不到负罪感这件事,但随即安慰自己,这说明他对此毕竟不是完全麻木的。他没有变成一个汉尼拔的镜像。即使他确实在谋杀场景中自己的位置上放了一面镜子。
  
  “这是一条讯息,而英格拉姆和弗瑞迪·劳兹是他的信使。”威尔补充道。
  
  “你认为他还会再次杀人?”杰克问道,站了起来。他绕过办公桌,走到墙上的案件报告板前。
  
  “我认为这取决于他的讯息被接收得如何,以及他想得到的回复是什么。”
  
  威尔同样站起身来,转向杰克。
  
  “回复可能会是再一次的杀戮,杰克。”他严肃地说。有些无辜的人或许会因为汉尼拔对他的回复而死,他的确对此感到内疚。是他鼓动了汉尼拔,由此造成的死亡将背负在威尔的良知上。
  
  到了威尔驱车去阿拉娜那里的那一天,天气已经从春季逐渐步入夏初。他联系了自己旧时间线的宠物看护,她会在早上和晚上去照料狗狗们。在朋友家里过夜对威尔来说并不是一个熟悉的概念,但是阿拉娜如此坚持。她的派对令威尔感到比谋杀更让人紧张,而他在谋杀的时候因为担心被捕已经够紧张了。
  
  他不该紧张于派对,而是信任阿拉娜对他的了解的。派对上只有三个客人,分别是普林斯,泽勒和贝弗利。有很多披萨和不错的啤酒,还有一些DVD,所以他们相互之间不必聊得太多。当社交注意让威尔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他可以装作盯着屏幕。泽勒开始向阿拉娜调情,没有立刻被她拒绝。
  
  贝弗利忍俊不禁于这一车祸般的发展,靠到威尔身边悄悄说:“让我们灌醉他把他跟吉米关进同一个衣柜里。我打赌他们会在15分钟内开始亲热。”
  
  威尔哼了一声,悄悄回答道:“我负责吉米,你来搞定泽勒。”
  
  贝弗利举起啤酒向威尔祝酒:“我喜欢你格拉汉姆,你知道我才是那个搞定别人的人。”
  
  吉米哼了一声,威尔意识道他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然而他没有抱怨要跟泽勒关在一起这件事,威尔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愉快的派对。只有阿拉娜和吉米读过那篇文章,而他们完全没有谈论道它 。相反地他们看了一堆FBI电影,嘲笑其中的错误。这很有意思。泽勒和普林斯没亲热就离开了,贝弗利占用了沙发,说她可能一早就要走。威尔被分配到了客房,跟宠物看护短信确认狗狗们都还好之后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贝弗利急匆匆地离开了,威尔和阿拉娜在厨房里做早餐。她买了白吉饼。威尔为这种现实的平常感感到无所适从。
  
  “你的房子对独居来说太大了。”威尔若有所思地评价道。
  
  阿拉娜抬头笑了。“这是个邀请吗?”
  
  威尔强迫自己无视这个暗示。
  
  “不,”他说,希望自己听上去尴尬而不是不满。“但是我认为你的房子很大,而且你一个人住,因此你应该带走我的一只狗狗作伴。我建议拉瑞,因为你跟马文或者巴斯特那样的小型犬在一起会看上去很滑稽。人力资源部的汤姆会带走乔治。”
  
  阿拉娜眨了眨眼,出乎威尔意料地,她有一些脸红了,转头看向一边。
  
  “我想问来着,”她犹豫了一下坐直身体,然后转回威尔的方向。“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还想把它们送走,不过我确实想问拉瑞来着。”
  
  威尔微笑起来,他们花了剩下的早餐时间讨论拉瑞,以及她要收养一只狗狗需要准备什么。

评论(14)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