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威尔·格拉汉姆的秘密日记(轻松搞笑313季后文)第一章(5)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9646/chapters/24904593

作者:MissDisoriental

分级:Mature

星期天

H终于妥协了,说我的荣誉对他来说当然要比一堆火腿和意式薄饼重要,而如果我真的想要他谋杀郝罗尼莫,他会这么做的。然后他补充道“如果这能让你目前经典的闷气提前结束,那会是个额外的惊喜。”

“我没在闷气,”我说。

他仅仅给了我一个他最爱的“我亲爱的威尔,你我都知道这是纯粹的胡扯”嗤笑(我说他的最爱,是因为他实际上有一整个各种不同嗤笑的储备来适用任何可以想象的场合)。

“我没有,”我说。

H仍然在嗤笑,因此作为报复我补充道:“而且从现在开始我正式扣留所有的性援助,考虑到你愿意从一个想把我操翻在厨房桌子上的人那里买你的夹心橄榄和鹅肝酱。”

现在H看上去好像马上就要哭了。

11:00     H现在绝望地想要再次去谋杀郝罗尼莫而我不停地驳回他的要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讽刺”。

12:00     扣留性援助唯一的问题是,结果你把性援助从你自己那里也扣留了。这全都是柯梦波丹的错。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听信他们的垃圾建议。

12:03     告诉H我已经准备好了对性援助的分配进行协商。

13:30     性援助的分配被成功地协商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肯定没法把路走直了。H现在看上去难以置信地洋洋得意。我计划晚上故意枕在他胸膛上入睡,以便通过流口水在他身上实现对他所有得意的消极报复。

14:00     刚刚意识到——我的天——我仍然不知道H的“重大惊喜”是什么。我由衷地希望那不涉及到谋杀或者性援助,因为我不认为自己还能应付它们任何一种更多了。

14:15     刚刚通知H他的自传标题应该叫做《谋杀与性援助》。H说他会考虑一下它;用的是那种代表着他已经考虑过并且认为它就是狗屎的语气。

我想知道我应该管自己的自传叫什么。大概会管它叫《谋杀与性援助第二卷》。

15:30     又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花园里!一开始我以为又是邻居回来抱怨花的事,但结果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奇怪小矮个(认真地,他胡子的长度和体积难以形容)控诉我用发错的性爱短信打碎了郝罗尼莫的心,把他逼到了绝望的边缘。我一直试图打断他,指出如果郝罗尼莫是一个受挫的跟踪狂以及诡异的性变态那很难称得上是我的错,任何理智正常的人都会意识到如果我不是喝得烂醉的话是不可能要求他过来吹我的喇叭然后把我操翻在厨房桌子上的;更不要提另一个小小的事实那就是那些性爱短信显然不是给他而是发给我另一半(碰巧是个如果你不滚到一边去就会把你连同你的傻逼胡子一起谋杀掉的超级badass)的。然而我不需要费心了,因为他根本不给我在延边,侧边,或者随便哪一边插话的机会,因为他决心要为了郝罗尼莫史诗般的悲恸持续对我演讲,直到我开始失去生存的意志(而我是那个不得不每天忍受H的演讲的人,因此我自认为对于浮夸演讲的忍耐门槛已经高得吓人了)。

最终连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因此宣布剩下的他会写给我。“哦好的,请务必发邮件给我,”我礼貌地说,“我的邮箱地址是WhyDon’tYouKissMyAss@IDon’tGiveAShit.com。”他事实上开始拿出笔记这个地址,然后才意识到这个,实际上,并不是我真正的邮箱地址。然后他愤怒地变成了亮红色。幸运的是H就在附近(沐浴在阳光里向外辐射着谋杀射线)所以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屁办法都没有,跟他的胡子一起从花园跑了出去。我向他们挥手告别,即使他们并配不上如此文明的手势,因为虽然他的口音有些难以辨认,我还是有94%的把握听到了他管我叫“冷酷无情的撩骚者”——而因为一个人在喝醉的时候无法正确操作他的手机,就在他自己的前花园里管他叫冷酷无情的撩骚者绝对是超出一般标准的逾越行为。

(译者注:“撩骚者”——“cock tease”,意指不断进行性暗示和挑逗、但是又不肯实际发生性关系的人或者行为)

奇怪的是,我同样意识到那个胡子矮人一直都没有解释他到底是谁。我猜测最有可能是以下这几种:郝罗尼莫的(1)丈夫,(2)情人,(3)关心的亲戚,(4)精神科护士,或者(5)假释官。

说到情人和假释官,我一直相信“用人不疑(give credit where credit’s due )”是个好政策,所以在他离开之后我着重称赞了H,他仅仅是像只邪恶的大蜥蜴一样躺着晒太阳什么都不做也能散发出如此强效的谋杀射线。H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坦白他刚刚并没有在听我们的对话,而且现在对谋杀什么人来说也实在热过头了。然而这话我一刻都没有信过。我毫无疑问地确信,只要情况需要,H可以在洪水、飓风、圣经中的瘟疫和蝗灾、僵尸世界末日以及海、陆、空发生的各种灾害中谋杀别人。事实上,说天气太热而没法杀人大概只是H版本的谦虚托词。

18:00      尽管如此,我还是对郝罗尼莫史诗般的悲恸难以抑制地感到了一点点的内疚。因此我去找H来安慰自己并不是,实际上的,一个冷酷无情的撩骚者。不用说,事情的发展没有遵循计划:H思考了一会然后说,从他的立场来看,鉴于我长达数年冷酷无情的撩骚行为几乎把他搞疯,他或许不得不对这一观点表示同意。我为自己辩护道,在某个人数次企图对你进行精心谋杀的谋杀,然后把你肢解的部分在矫揉造作的晚宴上供应给你的同事之后,冷酷无情地撩骚他并不是毫无理由的。H勉强同意我说得有道理。

18:30     回想起来,H和郝罗尼莫或许可以通过共同沉溺在我用冷酷无情的撩骚对他们造成的心理创伤之中达成休战。就像是某种形式的互助集会。他们可以管自己叫做CHCT支持组织,或者威尔·格拉汉姆的冷酷撩骚幸存者协会。

并不是说郝罗尼莫能从中得到多少安慰,考虑到H的康复前景要比他好得多。当然在我扣留性援助的时候除外……不可否认地我有明确的计划这么做。

18:35     哦天啊,我是个糟糕的人对不对?一个糟糕的冷酷无情的撩骚混蛋。

18:40     哦好吧。管他的。

20:30     日记计划的第一周正式结束!除去一两项挫折,极端成功的七天。被美国政府通缉在逃要远比那些好莱坞电影让你相信的容易得多。

——————————————————————————————

第一章完。

评论(15)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