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翻译】【Will重生文】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第五章(1)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0245/chapters/20888957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NC-17
summary: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本P由 @contre courant 翻译

(part 1)


  威尔在汉尼拔离开大概一分钟后就开始想他了,然后十分钟后开始崩溃。他不得不在路边停车,在驾驶座上颤抖着,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太过了。

  威尔把胳膊和头靠在方向盘上,尝试着平静下来。

  “威尔?”,阿比盖尔问道。他抬头看向副驾驶座位上的她,穿着他最后一次在佛罗伦萨看到她时穿的棕色夹克。她喉咙上有伤疤,但没有在流血,而威尔很高兴看到她,他几乎忘了他碰不到她,还试着伸手。

  她悲伤地笑了,向后挪了挪。他的手停了下来,然后缩了回去。

  “你还好吗?”她问道。

  “我今晚亲了汉尼拔,”他说道,一直盯着她。她看起来如此真实,有生气。

  她的嘴角弯起,尝试压下一个笑。“那是坏事吗?”

  威尔思考了下,然后摇了摇头。

  “那个吻糟吗?”她又问,带着恶作剧的露齿笑。

  威尔翻个白眼,又一次摇头。

  阿比盖尔哼一声。

  “他呢?”

  “他僵住了,好像我给杰克看了他的秘密谋杀仓库一样。”

  “你让他惊讶了,他会喜欢那样的,”阿比盖尔声称道,威尔想了一会儿,同意了她。

  但此刻,汉尼拔被两个版本的他关注着:威尔-那个知道汉尼拔太多,并留给他惊喜的凶手。他对威尔感兴趣,那个带回开膛手的杀入犯。

  然后还有个甜蜜的FBI老师威尔,一个狡猾的男孩,给汉尼拔的生活添光彩。

  威尔想知道汉尼拔会不会迟早把这两个联系起来。他也许应该确保自己有汉尼拔眼里的不在场证明,来制止迷惑。他也想知道汉尼拔偏好哪个。杀手还是潜在的情人。

  “我放你自由,”他对阿比盖尔说,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汉尼拔会从二选一。他对自己感到诡异的奇怪。

  阿比盖尔疑问地看向他。

  “另一个你,活在现在的那个……她的父亲自杀了,在他有机会杀其他女孩之前。这里的阿比盖尔将不会……”

  他挺了下来,感到悲伤。她不会是他的阿比盖尔了;不会变成一个猎手或钓者,不会遇见他和汉尼拔。

  “她将不会被打碎?”阿比盖尔问道。听起来她对那个阿比盖尔不怎么感兴趣。

  “她会惊人地相似的,”她补充道,没有等他的回答。

  “这像汉尼拔曾经对我说的话,‘当生活变得相敬如宾时,想想我。’”

  他从她身上移开目光,看向街上。没等他们中一人可以说话,他的手机响了。威尔看着它,看到汉尼拔的一条短信。这不是全新的体验,但也不是他习惯的。汉尼拔这个心理医生总共也没发超过12条短信。大多数是时间和地点,那时他们为杰克工作,需要对一下见面的坐标。

  但威尔,潜在情人,好像是会收到短信的人。

  亲爱的威尔,他写道,威尔笑其中的正式。你似乎忘了你的冰柜。有你的许可我可以用它来装我们下一餐的食材。我十分期待再次见到你。汉尼拔。

  威尔划着手机屏,感到非常温暖,陶醉,即使知道食材很可能是人肉,而汉尼拔不是在下次约会时告诉他的,因为他得先计划下次谋杀,来得到肉。然后用死尸来回复威尔的讯息。

  好吧,他现在不能回复,他应该在开车。

  威尔看向阿比盖尔,发现副驾驶座空了。她走了,有一刻他感到十分孤独。他想着幻视的汉尼拔,但让他出现的这个想法很奇怪,既然他有真的那个了。

  他开回家。如他们讨论过的,当他到家时,阿拉娜已经离开了。狗狗们昏昏欲睡,仍高兴见到他。威尔把蛋糕放进冰箱,上床睡觉。

  躺在他的旧沙发床上,一想到作为一个浪漫又性感的伴侣把自己的家展示汉尼拔,他感到一瞬的惊恐。汉尼拔第一次没有关心他的房子,但在和茉莉生活过后,在一个有精美卧室和起居室的房子里,他知道了自己的房子有多小,多奇怪。它表达了他想躲进他自己的小世界的愿望。并且他的小世界没有空间给汉尼拔那样的人。伴着这个想法,他断续地睡着,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早,阿拉娜写给他一个精心措辞的短信,问他的“见面”怎么样,而威尔以同样小心的方式回复她,那不错并且汉尼拔不久会打给他再约一次。她没有再发信息。既然贝弗利完全没有打扰他,他确定阿拉娜已经告诉她了。

  晚些时候,在课后,威尔开去一个家具店,买了一个新床和新沙发。他额外付钱,好让它快点送到。奇怪的是,这比为了获得汉尼拔的注意开始杀人感觉更像一个重大的决定。当他离开商店时,还在思索这种感受。他知道汉尼拔大概目前不会对他有什么感觉。威尔挺有趣,不同寻常,他利用威尔的的浪漫期待来接近他。希望真感情稍后会到来。威尔感觉他应该对像这样把自己卖身这一行为感到些许羞耻,但他仅仅觉得不耐烦,因为他知道还要好一会儿他才能牢牢勾上汉尼拔。

  他正要进车里时,电话响了,显示的是汉尼拔的号码。他接了电话。

  “你好,”他吸一口气,说道。

  “你好,威尔,”汉尼拔平静地回复。

  威尔在车座上笑了,回答他,仅为了说出他的名字:“你好,汉尼拔。”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汉尼拔问道。

  “是的,你呢?”

  “我失望地告诉你下周末之前我不会有时间给你做饭了。”

  威尔想这大概意味着汉尼拔需要更多时间来策划他的谋杀。

  “我会想早些见到你,不过有时你得为美好事物等待,”威尔回答。

  “这样的话,我可以提供一个备案,来邀请你去周六的歌剧吗?”

  渴望,威尔满意地想,直到“歌剧”这个词被提出。他做了个鬼脸。

  “那是正式场合,不是吗?”他问汉尼拔。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是的,不过我相信一套好西装可以接受的。”

  打扮得一本正经,和汉尼拔的上流社会圈听歌剧的想法挺吓人。但他会有机会看汉尼拔和羔羊们玩,而那是个不错的娱乐。威尔想到了什么,笑了。这会给汉尼拔一个机会来影响他。汉尼拔会喜欢那样的。他喜欢威尔为他打扮起来,在他从BSHCI回来后。

  “说实话我不确定我的哪套西装会合适。如果你可以推荐一个适宜的……,”他停下来,好像不确定如何结束这个句子。服装店也许会引起骚动,他也不会定制。

  “我知道一个很地方,很适合这种场合。”汉尼拔打断,威尔没有暴露更多。他甚至听起来挺开心。“如果你这几天有时间早上来巴地尔摩的话,我很荣幸作陪。”

  “我明天之后剩下这周都没有早课,”威尔赶紧说。

  “很好,”汉尼拔像威尔那样快速说道。“我会预约,确定后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你。”

  “谢谢,”威尔说。

  “真不用客气。我一会儿发你短信。”

  “好,请有个美好的一天。”

  “你也是,威尔。再见。”

  “再见。”

  威尔在家具店的停车场待了好一会儿,透过他车的前窗盯着天空看。他思考着,不可思议地明亮和正常的未来,永远也不会发生。然后,想到和汉尼拔相爱的现实后,他打火儿,开车去沃夫查普的理发店。他剪了上次被关押后一样的发型,汉尼拔之前挺喜欢的,现在它应该也会被接受良好的。

  晚上,汉尼拔短信他“约会”的时间和地点。威尔确保不去谷歌店名。他不想知道它多贵,并且希望汉尼拔不会让他进入付不起选好的西装的境地。比较那挺残忍的。但他上周体育投注时攒了些钱,并且应该能买些贵的东西。他的汉尼拔会付的,威尔想,想象着坠落后的未来。汉尼拔会买给威尔一个全新的衣橱,鞋和贵的要命的袖扣,还有手表。他会想打扮他,把威尔塑造的更和他意。

  他第二天有课,贝弗利要他之后去实验室。他不认为那里有新的证据,那是他自己的犯罪现场,并希望被汉尼拔偷袭。令他惊讶的是,小组和杰克在那里,他们过了遍他和汉尼拔的谋杀证据,事无巨细地。

  “弗莱迪又写了文章,关于开膛手的爱慕者,”贝弗利小声道,当他们检查该死的报告时。

  “那为什么杰克这样惹火?”威尔安静地问回去。他这几天没有检查犯罪揭秘网。回家后他得读一读。

  “她暗示杰克也许没有竭尽全力,因为他私生活的一些琐事,也许FBI可以做得更好,如果他不是头的话。”

  威尔皱眉,不自觉看向泽勒。这个男人泄露威尔的信息给弗莱迪,在旧的时间线里,但他不能想象他出卖杰克。

  “她怎么知道这个的?”他询问。

  贝弗利耸了耸肩。“她活儿不错。”她说。

  “那贝拉怎样了?”威尔问。

  “开始化疗了,杰克也许理应抽出时间陪她的,但就我看来这是他们间的事,而他一如既往地尖锐。我们的两个杀手很擅长不留痕迹。”

  威尔点头。

  他离开昆体科时已经晚上了,感谢他和汉尼拔的约会在明早。希望他能睡一会儿。他得在加油站停下来,当他出来时,有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男人在给一个旧集装卡车加油。车后是温斯顿。他太瘦了,看上去有点没精打采,但毛皮还算干净。威尔让自己移开视线,回到车里。他的心跳在加速。

  他记起在他杀掉霍布斯后找到了温斯顿,又收养了阿比盖尔。他需要照顾人,而温斯顿就在那里。就像他为它在那儿一样,当他梦游后,它总是跟着他。威尔一直觉得这只狗在照顾他,他回头看温斯顿。

  他见到他的第一冲动就是去偷走温斯顿;带他离开卡车,开车走人。那挺疯狂的,他在送走他的狗。温斯顿不想被虐待,当他原先发现它时,只是营养不良,被遗弃了。威尔猜想他的前主人死了,而温斯顿被机构或继承人遗忘了。他主人的外表和他的车,现在却被漆成了不同的样子。威尔没想太多,他拿出钱包,数了数钱。

  他走去卡车,对温斯顿伸出手。那狗过了好一会儿才去嗅他,但几乎没搭理他。在驾驶座上的包里,威尔看见些衣服和一个睡袋,然后他开始重建温斯顿前主人的命运。

  他听到加油站小店的门的声音。威尔转身,耷拉个肩膀,来让自己显得小一点,手掌摊开,显示自己没什么可藏的。

  “你的狗真漂亮,”他说道,那个男人走近,皱眉。

  皱眉加深,这个男人在离威尔几步开外停下来。

  “你想要什么?”他问道,而威尔感到遗憾。他想知道如果他自己如此境地会如何做。

  “我想买你的狗。”

  那个男人惊讶地眨眼,从威尔看向温斯顿。威尔能看出自尊,燃起的抗拒,他让摆锤摇起。

  “你丢了工作,你的家,如今住在车里。你尝试着喂他,但他几乎养不了自己。我救助流浪者,给他们找家,如果我自己不留着他们的话。我身上有378美元39美分,并且我将把它们全给你,如果你让我带走你的狗。”

  威尔不确定他期待什么,但那不包括看这个男人痛苦流涕。他身后的温斯顿呜咽着,把自己搭在车杆上。威尔……希望他刚刚就偷走温斯顿好了。男人用手捂住脸,走开一点,旁边温斯顿开始舔他的脸,男人把脸按在温斯顿喉咙处,抚摸他的头。

  威尔的移情让他痛苦地意识到他此举并不聪明,十分地令人绝望,无助。威尔想帮他,在移情他后,但他也想要温斯顿。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什么可得上帮忙的人?“他温柔地问。

  男人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但随即停止,忐忑地点头。

  “我的姐姐,但她住里诺,”他回答,没看威尔。他抱着温斯顿,而威尔理解这种急促。他的钱不够这个男人去里诺。他看向温斯顿,然后他的主人,那辆卡车。他有个想法,但这意味着他今晚睡不了觉。

  “你叫什么?”他问男人。

  “莱奥里,”他的声音从狗的皮毛下传来。

  “好的,莱奥里,”威尔说。“我有个想法。我们都去各种车上,你跟着我回家。你可以见见我的狗,我在照顾它们。你可以用我的淋浴,饱餐一顿。明早,如果你想,我会买下你的狗,你的车,再买你一张去里诺的车票。”

  莱奥里怀疑地抬头看。他大概想这是个机会。

  “你为什么这样做?”他小心问道。

  威尔耸肩。“我喜欢你的狗,我能看出你爱他,想为他好。所以,我会帮你。”

  莱奥里仍犹豫,而威尔拿出他的钱包,抽出FBI的ID。

  “我的工作ID,”他说,展示给莱奥里。“也许照张相,发给你姐姐?这样她知道你和谁待在一起。”

  莱奥里过了一会儿,明白了,看向威尔手里的ID。威尔可以看出他放松下来,意识到威尔为FBI工作。之后事情便顺利了。莱奥里用手机拍了张照,威尔拿回ID,等莱奥里手机上处理一会儿事情,他跟着威尔回家了。考虑到温斯顿没有保护地坐在卡车座上,威尔慢慢地开。

  他们到沃夫查普的家时,莱奥里把卡车停在威尔车好远地方。他走下车,威尔觉得他看上去很紧张。威尔打开房门,然后巴斯特,马尔文和来利热情地欢迎了他。他让他们出去撒尿,跟紧他们,这样他可以把它们叫回来,如果它们对访客感兴趣过头的话。

  威尔真的有狗狗这事儿让莱奥里平静一点,然后他走近了些,温斯顿跟在后面。威尔的狗狗们走向他欢迎。威尔微笑了,看到他们一起。

  “我们来喂狗狗们吧,还有我们自己。”威尔说,转身回到房子。

  “他们看到你超开心,”莱奥里说,跟在威尔回去。威尔微笑,冲他向厨房挥手。

  “他们肯定真饿了。我一般教书的时候只走开半天,但我今天有个突然的咨询,看护他们的邻居抽不出空。”

  他先喂了狗。温斯顿得到了一小份。威尔知道他不习惯大分量的。

  “你自己做狗粮?”莱奥里问。威尔点头,看到莱奥里面部表情多了些坚定。“他的名字是弗莱迪。”

  威尔听这个名字僵住了,很开心他发现温斯顿时它还没有名牌。

  “他看上去是条好狗,”威尔说,没对名字作反应。

  “他是,”莱奥里急忙地说。“他真的守秩序,忠诚。”

  威尔拿出三明治的食材,放到桌子上。

  “自便,”他说。“我去换衣服。”

  威尔已经在BAU吃过了,他想莱奥里会更容易放松,没有威尔看着他吃饭。他换上慢跑裤,一条长衬衫,然后从楼上拿出睡袋和暖气。”

  当他回到厨房时,莱奥里已经把自己填满了,威尔害羞地退缩了一下。他记起穷的时候,吃上顿没下顿,因为没钱买饭吃。

  “我没有沙发但我有睡袋,从工作室里的暖气,在仓库。我也有一个空的狗狗床。”

  莱奥里看着他,好像他是个圣人。

  “谢谢你,”他说道,声音粗哑。

  威尔让自己微笑。他有点不舒服,让某人睡在他的地方,但他可以忍一整天,要是他得到温斯顿的话。

  莱奥里淋浴,威尔吃了汉尼拔给他的最后一块起司蛋糕。温斯顿有些活力了,吃了些东西后,让威尔摸他的头几分钟。这让威尔想哭。他不确定这是从温斯顿来的,还是莱奥里。

  让狗狗和莱奥里去仓库有点难,不过威尔感到有些安慰,因为有暖气会暖和些,他还有狗狗床。

  威尔有点失眠。他不停地想着温斯顿,和第二天与汉尼拔的见面,还有莱奥里,希望他接受威尔的帮助。当他醒来时,天还暗着,过了一会儿,他放弃睡回去,起身。他让狗狗出去,给客人做早餐,也有他自己的和狗狗们。莱奥里很快出现,在威尔吃完早餐后,他又吃了许多。他告诉威尔他想把车卖给他,如果他真想要的话,他想弗莱迪会想车在的。威尔接受了。

  他尽快处理了这些事。他们写了一个简短的合同,来卖车,然后莱奥里签字。威尔网上订了车票,给莱奥里订出租车,开车送他去最近的车站。他可以自己做完这些,不过他想和温斯顿再待一会儿,确保他和其他狗狗们相处不错,然后去见汉尼拔。

  威尔没有看温斯顿和他前主人的告别,出租车到了。他和司机打招呼,提他付了。莱奥里和威尔握手,然后离开,温斯顿又是他的了。这感觉真不可思议。


评论(15)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