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威尔·格拉汉姆的秘密日记(轻松搞笑313季后文)第二章(3)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9646/chapters/24904593

作者:MissDisoriental

分级:Mature

更一发秘密日记,大家久等啦!

星期三

H今早穷极无聊地坚持对着我朗读一篇关于艺术品修复的文章摘录。即使如此,我还是强迫自己假装出礼貌的兴趣,向他问了几个问题。H立即启动了智慧老者模式(差不多就像是尤达大师和宫城先生的结合体,再加一点疯狂在里面)悉心一一解答(译者注:宫城先生是1984年电影《小子难缠》里教导主角的空手道大师)。事实上一切都还好,直到他读到了一段关于佛罗伦萨洪水的部分,开始回忆起他在阿尔诺的一次缆车旅行。

哪一次?”我怀疑地问。这个时候H明智地闭上了嘴,因为他知道,但凡提到彼得莉亚一点点都会让我陷入到歇斯底里的嫉妒的怒火之中,而他不想让任何就近的物品被扔到他梳理完美的脑袋上。

“哦,很久以前的事了亲爱的,”H回答道,在他举着的报纸上方对我眨眨眼。“在我遇见你好多年前。”

“哦,那就没问题了,对不对?”我说着放下了刚刚手里掂量着的胡椒罐。H松了一口气,脑袋再次消失回了报纸后面。在这一方面,当事情进入了互相扔东西的阶段,我绝对有着明显的优势,因为我十分善于接住H向我方向投掷的不管是什么东西,而H仅有80%的扑救成功率。我怀疑这是因为不像我,H没有在高中的时候被迫打棒球。这一切显示了生活的运作方式有时是多么奇妙,因为青少年时期的我彻底地厌恶棒球,而几乎不可能想象到,这项技能在日后跟我的谋杀夫夫互相投掷和防守导弹的时候会变得多么有用。

10:00     刚刚我正好撞见了我们的一个邻居。她很年轻漂亮,而且十分友好:她的名字是索菲亚。她要我传达给H她对于那个愉快的晚上的感谢。这当然是一个谎言,因为首先那根本不是晚上而是凌晨,其次那非常骇人而一点也不愉快。

索菲亚仍然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我终于记起来我应该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士而不是一个在逃的通缉犯,因此邀请她来家里喝咖啡聊天。结果我发现索菲亚的丈夫,乔凡尼,同样比她要年长(而且听上去像是个自命不凡的万事通;换句话说,一个非谋杀版本的H),因此她跟我显然有着很多共同点而或许注定要成为柏拉图式密友。

11:30     我确实十分喜欢与索菲亚谈话。不像我,她对于男人和如何让他们开心都很了解,于是我断然选择从今以后都找她咨询而不是柯梦波丹。她说H显然对我非常有保护欲,但只是因为他是如此地在乎我。

“试着从他的角度看问题,古列尔莫,”她说,“你显然对他非常珍贵,而他不想失去你。”

现在我对H感到有些抱歉了。我想他也不是那么糟糕,只要你忽略过所有那些厚颜无耻的唬烂和连续谋杀。现在我决定要更加努力地让他开心,让他知道我的谢意。索菲亚建议准备一顿浪漫的晚餐,但是我指出H是一个ACE大厨,而我拼凑出来的不论什么垃圾都可能只会让他捧腹大笑至死。索菲亚说重要的是心意。是这样吗?唔唔唔。或许我应该为H准备一顿浪漫晚餐。能有什么会出错的?

说到另一件事,我希望索菲亚不要叫我“古列尔莫”,但是再次地,“古格”听上去只会更糟糕。

12:00     呃,灾难第二篇章现在发生了,因为结果那只没名字的狗为了报答我们落入它的操纵之中以及短暂的收养给我们留下了纪念品——一他妈吨的跳蚤。寄生的、吸血的畜生……整整一公吨的。

“干得漂亮,亲爱的,”H说,“我相信你意识到了你需要设法把整间屋子消毒?考虑到这从最初开始就完全是你的责任。”

我向H指出,技术上来讲,这是那只狗的责任。

H愤怒地朝我挥动起他的颧骨,告诉我他不准备跟我辩论关于跳蚤灾难的究责逻辑问题,而如果我想邀请那只狗回来一个接一个地把那些跳蚤捡起来,他很欢迎我那么做;只要我意识到一旦这个计划落空,我就得自己把这些跳蚤处理掉。我假装在听,等着H把话说完,接着扑闪着睫毛礼貌地提出由H接手谋杀跳蚤的工作,鉴于他对所有谋杀相关的事物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技巧和热情——但他说他拒绝。唔唔唔唔……这是他的想法。

12:30     H宣布要搬到旅馆里去住直到我解决掉跳蚤的问题。行啊好吧*大笑*我给他六个小时——没有我他根本没法生活比这更长的时间。

14:00     H不在之后,我即兴地把牛仔裤裤脚塞进袜子里作为一种防御措施,这样那些小畜生就没法咬到我了。实际上我现在很庆幸H没在这里看着这一幕,因为它看起来就像一套很垃圾的DIY生化防护衣。这或许是因为,实际上,它就是一套很垃圾的DIY生化防护衣。

17:00     正如预料,H从旅馆回来了。他一进门,所有的跳蚤都欢欣地跳起来迎接了他。

17:10     H承认他回来是因为他太想我了,同时痛苦地指出这是与他的最佳判断完全相违背的。他同意马上去谋杀掉那些跳蚤。我向他吐露了我认为跳蚤是恶魔造物的看法,因为它们不可能由一位爱着世人的上帝所创造。H说我或许有些道理。

我开始把跳蚤称作撒旦的爪牙,虽然H要我别在其他人面前这么讲,以免他们认为我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精神崩溃,比如:“我们的房子里出没着撒旦的爪牙。”

18:30     H像一个他妈的大师一样谋杀了所有的跳蚤。我告诉H如果他早就听我的自己上场,而不是浪费时间等待我有限的谋杀技术,这里的情况早就能妥善解决了。H只是表情严峻地抱起手臂,告诉我说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再被允许把狗这种恶臭的、寄生的畜生带进家里来。我假装同意,同时表情愧疚而悔恨地大声叹气。然而,H不知道的是,我打算启用我的难过脸来让他改变这个主意。难过脸包括动情地戴上我的眼镜,随后越过镜片的上方悲伤地注视着H。它从来没有失败过——虽然它应该被视为一种核武器,因为它只能有节制地使用,不然H会意识到自己被唬烂了,难过脸就会失去它的效力。直至今日它有着100%的成功率。对于一个常常位居FBI通缉榜榜首、以身为一个冷血混蛋闻名遐迩的人来说,H实在是一个软柿子。

19:00      H刚刚敲门想进去用浴室,但我正在对着镜子练习难过脸所以告诉他他不能进来。

20:30     从YouTube上下载了捉鬼敢死队的主题曲,这样我就可以把词换成“灭蚤敢死队”然后跟着唱了。H没有被我机智的音乐梗逗笑——虽然这当然是他的问题而不是我的。

20:45     H的口音不怎么利于发“捉鬼敢死队(ghostbusters)”的音,因为他把重音放在了错误的元音上。听上去就像他在说“那些混蛋们(those bastards)”。

21:00     结果原来H从来没看过捉鬼敢死队,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意味着我将不得不去下载一个片源然后强迫H看完它,因为我实在没法想象生活在没有捉鬼敢死队这样的文化剥夺之下。虽然我想应该说是对于八十年代的孩子而言(不像H,他更准确地应该被描述为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孩子)。

评论(13)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