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威尔·格拉汉姆的秘密日记(轻松搞笑313季后文)第三章(2)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9646/chapters/24904593

作者:MissDisoriental

分级:Mature

星期二

刚刚通知H我想要再养一只狗。正如预期地,对于这个想法,他并没有感到被喜悦的浪潮所吞没,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动用核力量来将难过脸的威力解禁。成功是即时的:H仅仅只向它看了一眼,便立即以比煎锅上的黄油还快的速度融化了,接着登上网络开始查找离这最近的动物收容所地址。为难过脸感谢上天——它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13:30     唔唔唔唔唔。看样子我这么快用掉我的每周难过脸份额可能有些着急了,因为我刚刚看到了一张去往钦格利湖钓鱼旅行的广告传单让我真的非常想去,但是不确定要如何说服H跟我一起。又不是说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因为虽然H是一个神经有毛病的唬烂王,我仍然会在一次性离开他二十四小时以上的时候产生戒断反应症状。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也会产生戒断反应症状(虽然他坚决不会承认),这意味着他毫无疑问也会启用他自己版本的难过脸来说服我放弃去。这意味着我要进行一次透支份额的难过脸打击了。

15:00     哦我的天哪!灾难!H刚刚随意地承认,很长时间以前他已经就搞明白了难过脸不过是一种犬儒主义的唬烂策略,但不论如何还是假装买账,因为他发现它(据我引用)“古怪地可爱”。这真是糟糕透顶的消息。部分是因为我不想被视作一个古怪地可爱的难过脸唬烂者,但大部分还是因为H已经高效地谋杀了难过脸,令我不得不去想出点别的办法了。

15:30     刚刚短信给索菲亚让她过来进行紧急大脑风暴讨论会,以便找到难过脸的替代品。

16:30     索菲亚耐心地听我报告了难过脸的生与死,然后看上去有些困惑地问我为什么我不能与H进行一个理性的、非操控性的谈话来得到我想要的结果?我几乎呛在我的茶里。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这么做,我想……但是说真的,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呢?

17:30     唔唔唔唔唔。真是个悖论式的困境:你要怎样犬儒主义地唬烂一个犬儒主义唬烂界的皇帝?

18:00     好吧,好消息是我刚刚发明了一个操纵H的新计划。坏消息是它令人难以想象地不知羞耻;虽然考虑到既然H毫无可供辨认的廉耻之心,那我应该也没有理由感到羞耻。羞耻感是给弱者的

18:30     我已经成功地将我的操纵计划付诸实施。虽然不能否认地,它事实上相当基本,因为它全部涉及到的就只是闲闲地晃进厨房,身上除了一件H的衬衫和一个巨大的得意笑容之外一丝不挂。正如预计地,我赤裸地穿着他的昂贵定制衬衫的场景对他有着极其积极的效果,H及时地转变成了一头饥饿的性感野兽,在分秒之内向我扑过来,把我扛到楼上进行热忱而心无旁骛的蹂躏。

“所——以——,”我过后说,“我在想或许我们可以到马尔凯去进行一个钓鱼旅行?”

“你想要怎样都可以,我的爱,”H以一种心醉神迷的语气回答道。哈哈哈哈。

19:40     刚刚通知H他是一个老色鬼;H看上去极其地愉快并且没有显示任何否认这一点的意图。

20:00     仍然在为我的裸体衬衫胜利感到高度地自鸣得意。虽然我可能表现得明显了一点,因为H刚刚问我为什么我一直在得意地笑。我试图否认,但是H挂上了他的高度屈尊俯就的‘我亲爱的小傻蛋,想都不要想着要唬烂一个唬烂王’表情在脸上并且坚持我就是。我通知H他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在自鸣得意的笑容方面说教别人,考虑到他自己就有一个在97.8%的时间里都如外科手术般地黏在他自己的脸上。

H只是自鸣得意地笑了笑——当然了——然后开始亲我的耳朵,因为他是一个善于操纵的老混蛋,知道这总是让我发笑(好吧……是咯咯笑),而亲耳朵诱导的咯咯笑则会毫无疑问地令人丧失智力高地。“但是你的得意笑容格外显眼,”H补充道,接着转到另一边的耳朵。“事实上你有着很多非常可爱的面部表情。比如,不论什么时间我跟你做'爱……”接着H摆出了一个看上去好像某个人的全部肢体都被泡在酸液里慢慢溶解一般的表情。

“我的天哪,”我喊道,“我的性爱表情才不是这个样子。”

“很抱歉地告诉你,就是这样,”H以一种意味着他完全没有感到一丁点抱歉的语气回答道。“你同样还有一种在高潮的时刻叫喊自己名字的不幸倾向。”

我胜利地向他指出这其实是不正确的,其实我本来要喊“威利拔”,只不过在最后一刻把它转变成了“威尔”以避免H典型的闷气。听到这个始料未及的信息,H的眉毛高高扬起,然后他的脸上换上了一种些微困惑的表情,意味着他在试图搞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我周期性地将他逼向精神崩溃边缘的同时仍然爱我胜过生命本身。

20:30      事后回顾一下,我现在对自己的胜利远没有那么得意了。原因在于,虽然裸体衬衫策略或许极其有效,它却并不便携。难过脸的优势就在于它可以被随时随地地启用,然而裸体衬衫策略则被严格地限制在了房子之内。我的意思是,万一我需要在镇广场的中央操纵H怎么办?又不是说我能在附近的电话亭里进行超人式的变身,然后身穿一件H的衬衫出现,以便用谋杀勃起的力量将H击败至屈服。起码因为2001年之后就不可能在任何地方找到电话亭了。

刚刚重读了上述的句子。怀疑自己正变得有一点精神失常。

20:30     经过了一番思虑过后,我将索菲亚的建议牢记于心,不情愿地向他坦白自己试图通过操纵性的衬衫性爱来迫使H跟我一起去钓鱼旅行。H很惊讶,他说我这么干的企图表现得非常明显——他本来以为我是故意这么明显的——而他实际上很享受我的操纵,因为它们真的非常可爱,除去就算我不这么做他也总是喜欢给我任何我想要的东西的事实。“Ti amo(我爱你),威尔·格拉汉姆,”H说,在我的额头上多愁善感地印上一吻。“你知道我总是发现对你说不是不可能的。”这一切证明了,在各种各样的世事动荡和不确定性之中,“毋要唬烂唬烂王”的格言总是能够让人依赖的恒久真理。

21:00      H同意一起跟我去钓鱼还是相当不错的,考虑到他极其憎恨钓鱼,认为它不止无聊得要命而且毫无意义。我意图要做些什么来显示我有多么感激。事实上,我或许应该直接做些什么来展示自己普遍意义地多么爱他和感谢他。不过做什么呢?我想这是那类应该咨询死灵书的问题,但是我不信任它能建议某些非致命性的东西,如果不是必然致死的话(虽然H可能会喜欢必然致死的东西,所以或许我应该去询问死灵书?)。不……去他的死灵书。我要自己想出些办法。

——————————————

秘密日记系列终于回来啦!


评论(1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