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一章(1)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
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chapter 1

       一切变成了一团模糊。汉尼拔格开了他的手臂,抓住了他,但是威尔踢中了汉尼拔,他们两人一同跌落了下去,那片碎片在他们中间。它扎进了威尔的大腿里,威尔呻吟着从汉尼拔身旁爬开。暖意和血液一起从伤口蔓延开来,威尔感觉到一种熟悉的迟钝感。他笑了一声,试图把伤口堵住,但是他的胳膊不听他的命令。汉尼拔的身影笼罩到他上方,威尔的腿上感到了按压。

       “别动,”汉尼拔以一种嘶哑的声音命令道,但他听上去并不自信。威尔希望灯是打开的,这样他就能看到汉尼拔的脸。暖意仍然在腿上蔓延着,但他的胳膊和手感觉冰凉。

       他们二人总是这样结束,伴随着血液从他的血脉中涌出,在他的皮肤上灼烧。威尔闭上双眼,从遥远的地方,他听到汉尼拔在呼唤他的名字。

 

       “威尔!!威尔!?”

 

——one——

 

      “威尔?”他听到汉尼拔再一次地问,“威尔?”

  死亡这一次令人感觉如此宁静。汉尼拔陪在他的身边,并且没有太多的痛苦。但是他现在正处在痛苦之中。高烧的痛苦,加上威尔感觉自己的脑袋随时都会裂开。他试图睁开眼睛但是他的身体不予回应。这不是一种他习惯的感受,但是同样很熟悉。

  “威尔,你正处在发作之中。我需要你把你的枪交给我!”汉尼拔说。

  威尔困惑地摇摇头,一个战栗窜过他的全身。

  “威尔?”

  汉尼拔的声音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而威尔感觉自己在往下跌落。他期待着会击中冰冷的海水,但结果他降落到的是坚实的地面。威尔颤动了一下,一声剧烈的枪响传出。他的手感觉疼痛。他意识到自己的手里有把枪,随后感觉有人拿走了它。他没法阻止他,也没法睁开眼睛,他的整个身体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拉紧。

  癫痫,威尔在他的身体平静下来之后缓慢地想到。他正处在癫痫发作之中,这一切感觉都很熟悉。

  “他正在癫痫发作,”威尔听到一个他觉得自己似乎认识的男性声音说。它让他回想起夜晚洒在雪地上的血。“你似乎并不是很关心……?”

  “看起来应该是轻度癫痫,”汉尼拔说。威尔想看着他,但他的身体拒绝反应。

  “你就是那个据称是切萨比克开膛手的人?”汉尼拔声音里带着真诚的好奇问道。威尔记起了这一刻,记起了接着回答的人是谁。

  “为什么你说是‘据称’?”亚伯·吉迪恩问。

  “因为你不是。你知道你不是,但是除此之外对自己到底是谁则所知甚少。”

  因为汉尼拔才是开膛手,威尔困惑地想。他曾经经历过这个,不过不是躺在地上,而是站着。他是在脑炎治好之后在BSHCI里想起这一段记忆的。

  “自己的身份被夺走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汉尼拔继续道。威尔想要尖叫但是他的身体不让他这么做。他可能是已经死了,但是他脑袋的剧痛意味着他还活着并且正在受苦。

  “我正在一片片地将它捡回来。你应该看看我从我的精神科医生那里拿回的那些。”

  弗雷德里克,威尔记起。

  不,这不对。这个时候他还没遇见弗雷德里克。或者遇到过了?他曾经穿越时间回到过去而没有人记得。他曾经引诱汉尼拔然后死去,跟汉尼拔搏斗之后在他房间的地板上把血流干。

  “阿拉娜·布鲁姆也是你的精神科医生之一,对吗?”汉尼拔问。

  “没错。布鲁姆医生,”吉迪恩缓慢而若有所思地问。

  但是这个在第一次的时候已经发生过了。当汉尼拔是他的精神科医生而不是他的恋人,当他病着的时候。

  脑炎,威尔记起。他曾经由于脑炎而得过癫痫。他又一次病了,又一次成了汉尼拔的病人,并且正与他以及从BSHCI逃出来的亚伯·吉迪恩一起在他的餐厅里。

  “我可以告诉你去哪里找到她,”汉尼拔向吉迪恩提议,威尔可以感到他的泪水从紧闭的眼睛里跑出来。他知道这会走向哪里而他不想那样。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他不想要在这里。他想要去……想要回家。但是什么是家?家曾经是他的房子和狗,然后是他与莫莉的生活。在经过了杀死红龙、从悬崖坠落以及穿越时间之后,家曾经是与过去的汉尼拔在一起。但是过去的汉尼拔用枪杀死了他的狗,而威尔再次死去了。

      威尔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在他的个人时间线上向前穿越了一点吗?或者所有他记得的一切不过是遭受脑炎煎熬所产生的幻觉?恐慌淹没了他而他不能思考,他什么都听不见。他的身体不听指令,一切都感觉不对。他不能够在这里。他不想要在这里。

      双手温柔的触碰令他得以从恐慌之中脱离。他的头部和脖颈被人从地板上托起。威尔认得这双手。汉尼拔的手曾经伤害过他,安抚过他,操过他。它们是熟悉的,仍然地,他想要从这一触碰以及紧接着的怀抱中逃离。汉尼拔一定是坐到了地上,将他拉到他的胸前。

      “威尔,你能听到我吗?”汉尼拔问。

      威尔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要回应。毕竟,他知道紧随其后而来的是什么。快速检查一下汉尼拔的玩具有没有损坏得太过严重,然后在保护阿拉娜的掩饰下杀死亚伯。

      “你一定十分困惑,”汉尼拔说。“但你必须将自己从当前的状态中拉出来,威尔。”

      如果可以的话,威尔想要嗤笑或者哭泣出声。他不确定哪种。但他的身躯僵硬而不受控制,他庆幸因此得以得到保护。

      “你的名字是威尔·格拉汉姆。你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我的家中,”汉尼拔重复着他的老咒语。威尔想要从他以及他的操纵之下躲开。他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些部分开始反应,肌肉收紧和放松。

      “你发着烧来到我的房子里。你正在经历幻觉。你认为盖里特·雅各布·霍布斯还活着并且跟我们在一起。你可能正在发作,”汉尼拔解释道,抚摸着威尔的头发。这使得威尔渴望更多触碰,但同样使他为谎言而愤怒。他自觉地吞咽,再一次地,他移动肌肉来试图控制肢体。

      “非常好,威尔,”汉尼拔满意地说。“请尝试睁开你的眼睛。”

      威尔不想要睁开眼睛。他想要回到自己的意识深处,不去应对正在发生的一切。他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或许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并且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在乎的了。

      “威尔,请你,”汉尼拔说。他听上去真的担忧,而这也令人感到伤痛。努力睁开双眼的时候,威尔觉得自己表现得像只饱受虐待的狗,仍然想要取悦他的主人。光线太过于明亮,直到汉尼拔的头部移动,挡住了光,遮蔽威尔的面庞。他低头以古怪的角度注视他。

      你杀了我的狗,威尔想着,想要啜泣出声。在痛苦之中,他蜷缩着想要躲开汉尼拔。他没有办法找回动作的能力,直到汉尼拔再次抓紧他,扶住他的腰。

      “让我们站起来,威尔,”他说着将威尔拉起来。威尔的双腿虚弱,即使他此时憎恨这种触碰,汉尼拔环绕在他腰上的手臂是他唯一没有再次跌落在地的原因。

       “你能听到我吗,威尔?”

 犹豫地,威尔点了点头。

      “跟着我重复,”汉尼拔说。“我的名字是威尔·格拉汉姆。”

      威尔意识到他无法摆脱当前的情况,决定配合他直到自己有足够的力量离开。

      “我的……”威尔吞咽了一下。“我的名字是威尔·格拉汉姆。”

      “举起你的双臂,”汉尼拔指示道。

      威尔依言照做,举起双臂。汉尼拔在一旁观察着他,威尔让手臂垂落。

      “威尔,虽然你可能并不喜欢,但我需要你看着我然后微笑。”

       微笑,威尔想道,歇斯底里地笑了一声。威尔从没有经历比现在更不想微笑的时刻;他从汉尼拔以及他拥着他的手臂中躲开。

      “让我走,”当汉尼拔试图扶住他的时候威尔说。

      “我正在试图帮助你,威尔。”

      这一次威尔嗤笑出声,出乎他意料地,汉尼拔后退了一步。威尔跌落回地板上。上一次他没有这么虚弱的,对吧?或者上一次或许并不存在。或许他所记得的一切只不过是烧灼着他的脑炎产生的幻觉。

      “我不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了,”威尔以绝望的声音说,转头把脸藏在双手之下。他想要问汉尼拔,但他不相信他。他想要他的汉尼拔,那个任他将他们拉下悬崖好跟他在一起的汉尼拔。另一声啜泣逃离了威尔。

      “让我来帮你,威尔,”汉尼拔重复了他的请求。威尔发出一声颤抖的喘气,感到抗争的意愿离他而去。他是如此地疲累而一切都感到刺痛。

      “你想要我做什么?”他问道,仍然看着地板。

      “我需要看到你微笑来排除中风的可能性,”汉尼拔回答道。

      威尔深呼吸几次,逼迫自己抬头看向蹲在他身边的汉尼拔。在他的一生中,微笑从来没有这么困难过。他很确定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鬼脸。但汉尼拔似乎满意了。好吧,他的玩具还能运作。他是应该高兴,威尔想道。

      “不是中风,”汉尼拔说。“但你可能正处在发作之中。你能告诉我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吗?”

      你失手杀了我,威尔想着但是没有说出来,移开了视线。相较于现在的感觉之糟,在这所房子里流血的记忆反而成为了更加平静的那一个。

     “我不知道,”他回答道。“我正在我的家里,我想?”

      “你一定是又断片了。你正在发烧,”汉尼拔告诉他,“当你来到我家的时候你正在幻觉之中。你认为盖里特·雅各布·霍布斯还活着。你表现得就好像他正在这所房子里跟我们一起。”

      威尔不想要回答,不想要配合汉尼拔的游戏。他疲累而痛苦。

      “不是亚伯·吉迪恩?”他疲惫地问,看到汉尼拔眨了眨眼。威尔感觉他应该对此有所反应,但实在无法勉强自己。

      “你看到了亚伯·吉迪恩?”汉尼拔不带感情地问道。

      威尔叹了口气。他已经厌倦了所有这些诡计。厌倦了配合汉尼拔的游戏。

      “你还记得在哪里,我们好告诉杰克?”

      威尔摇了摇头,引发了又一阵疼痛。他需要医院和治疗脑炎的药物。他让自己的脑袋再次垂落。

      “我担心阿拉娜,威尔,”汉尼拔说,伸出一只手温柔地搭在威尔的肩上。躺在地板上,威尔无法躲开。“他们已经发现了奇尔顿医生;吉迪恩切割了他。”

      这真是一个非常粗糙的操纵,威尔想。但他的脑袋正在头骨里沸腾,汉尼拔用不着精妙。即使明白正在发生的是什么,威尔仍然发现难以应付。他真的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

      “打给杰克?”过了一会他提议道,没有抬头看汉尼拔。

       “是的,我会让他知道阿拉娜正在危险之中;当我回来之后我们应该带你去医院。”

      威尔听到他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门开了又关。威尔盯着地板。他不知道要怎么做。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不想要在这里。他不想要再被汉尼拔操纵。他想要要回他的狗,他想要跟汉尼拔在一起,而不是被一遍又一遍地伤害。

      在想到巴斯特和温斯顿的时候,威尔轻轻地啜泣了起来。它们不应该被牵连进来的。但是汉尼拔知道这会伤害威尔,就像威尔杀死彼得莉亚时汉尼拔感到的一样。他应该预料到汉尼拔的反应的。他应该知道汉尼拔会怎样回应的。毕竟,汉尼拔曾在威尔背叛他的时候杀死了阿比盖尔。威尔伸手抹过他的脸,试图稳定自己。

      汉尼拔会很快回来,来查看威尔是否已经离开去杀死亚伯·吉迪恩。或许他应该离开。威尔环顾四周,他的视野依然有些模糊,他的思绪如此迟缓。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扶住桌子。他曾经在这张桌子上跟汉尼拔做过爱。他曾经把兰道尔·提尔的尸体放在上面。两种记忆感觉都很真实。他能相信它们吗?

      他的枪和车钥匙正躺在桌子上。威尔盯着它们。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武器意味着权力。他擦掉面颊上的泪水,伸手拿起枪。他检查它是否装了弹,盯着它,慢慢地意识到汉尼拔可能并没有真的去打给杰克。最有可能地,他只是在什么地方等着威尔离开。他想知道如果他没有离开汉尼拔会怎么做。他想知道举起枪对着汉尼拔然后射击会是什么感觉。他想知道这是否还有意义。他早已经死了两次,或者也可能没有。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另一个幻觉。

      威尔慢慢地走向厨房,汉尼拔不在那儿。他盯着后门,打开了枪的保险。他对着那扇门举起枪,想着他死去的狗。他的手在颤抖,他不知道这是出于身体的高烧还是徘徊于是否射击的挣扎。他周围的世界仍然一片朦胧,他的头剧痛难忍,而且他感觉自己就要燃烧殆尽了。

      门扉开启,将选择从威尔手中拿走了。时间就好像慢了下来,威尔看着汉尼拔迈步而入。当他看到威尔持枪而立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威尔射了两枪。

      第一枪击中他的胸口,第二枪则穿过了他的喉咙。他看上去很惊讶。

      汉尼拔倒下,砰地一声坠落在地板上。威尔盯着这一幕。他以为会感到自由,但取而代之地他感到恐怖,他的喉咙抽紧。当高烧的晕眩与恐慌的迷惑相叠,他几乎无法呼吸。

      “汉尼拔。”他说着踉跄向前,垂下枪跪到汉尼拔身旁。他正在抽搐,没有看向威尔。他只是盯着天花板,鲜血从他的喉咙和嘴里涌出。威尔放开枪,将手压在汉尼拔喉咙上的伤口上,但这止不住血流。

      “我很抱歉,”威尔啜泣着说。“我真的很抱歉。”

      汉尼拔没有回答。在威尔的注视下,他虚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静止不动了。

——————————————

开始翻译 Our Place in Time系列的第二部,Sounders of Three。

评论(1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