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二章(3)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part(3)                                                                                               

  “杰克,”他向进门的人欢迎道。威尔闻言转身。杰克身边没有跟着其他探员,这让威尔松了一口气。幸运的话,他不是来这里逮捕威尔的。

  “汉尼拔,”杰克回答道。

  “嗨,杰克,”威尔急匆匆地说。

  “威尔。你怎么样了?”

  威尔咧了咧嘴。

  “这个嘛,据我的医生所说,我的大脑在沸腾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现在他们发现它了所以我会很快没事?”

  他看向汉尼拔来寻求确认。这位医生点了点头。

  “威尔被诊断为自体免疫性脑炎。他正在注射类固醇,有希望地,他的治疗会完全治愈他。”

  “很好,很好,”杰克评论道,拉出一把椅子坐到威尔床边。“我们很担心。”

  威尔想知道“我们”是谁,不过没有问出来。他想杰克会想要先审问他关于阿比盖尔的事。

  “我需要跟你谈谈关于阿比盖尔·霍布斯,”他严肃地说。

  “幸运的是,威尔跟阿比盖尔在明尼苏达的时候发现了某些至关重要的事情,”汉尼拔插话道。威尔感觉古怪地好,知道他们在这段谈话里站在同一边。

  “阿比盖尔坦白自己是她父亲的同谋,”威尔说,试图看上去煎熬一些。杰克因为威尔的话倾身。威尔知道这是确认了杰克的怀疑。

  “她现在承认了?”比起向威尔和汉尼拔,杰克更像是在对自己说话。“这与我们找到的一些证据相符。你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你为什么带她去明尼苏达?”

  “我认为她能帮我找到我错过的东西,”威尔试图解释。他实际上没思考过怎么不在听上去可疑的情况下解释自己的行为。不过或许这并不必要。毕竟他当时病了。“我认为她父亲身边的某个人帮助了他,而那个人就是模仿犯,她或许能帮我找到他。”

  “我们发现的证据证实了阿比盖尔在他父亲绑架那些女孩的时候跟他在一起,”杰克告诉他们。威尔吞咽了一下。汉尼拔倒了一杯水举到威尔嘴边。他并不是真的需要帮助,不过让杰克这么认为也无妨。

  “她参加了那些大学里的迎新介绍活动,有可能是她选择了受害者之后帮助他父亲绑架她们。”

  “绑架者情结是一个可能的解释,”汉尼拔陈述道。他听上去很脆弱,威尔对他的表演印象深刻。他看上去深受这个消息困扰。威尔想知道他会不会担心自己发现了他的众多感情不过是假装的。毕竟,威尔现在知道汉尼拔早就意识到阿比盖尔在其中的牵扯。

  “或许,”杰克说,但他听上去持怀疑态度。“但是威尔猜测模仿犯是霍布斯的共犯,而我倾向于同意这一观点。我们正在查看她关于模仿犯的案件的不在场证明。”

  威尔不知道阿比盖尔有没有汉尼拔作为模仿犯作下的那些案子的不在场证明。他不想把她牵扯进这些事情里来。

  “我不认为阿比盖尔是模仿犯,杰克。”

  “你也不认为她在帮助她父亲来着,”杰克回道。威尔咧了咧嘴。“现在告诉我,在明尼苏达发生了什么?”

  威尔让他小小的非正式声明保持简短。他飞到了明尼苏达;他们去了木屋,阿比盖尔坦白自己是她父亲的共犯,她逃走了,然后威尔回到了弗吉尼亚。他羞愧地承认期间发生过一些断片。汉尼拔解释这些多半是由于脑炎引发的,接着第二次帮助他喝了些水。

  “唔,这会儿我们正在明尼苏达检查所有的地方。那间木屋,房子,朋友的房子。我们会找到她的。”杰克自信地陈述道。

  他们还没有发现霍布斯房子里的犯罪现场,威尔不露声色地想。眼角的余光里他看到汉尼拔与他交换了个眼神。

  “我相信威尔需要休息,杰克。”

  威尔感激地看了汉尼拔一眼。他的手渴望着再次握住汉尼拔的。古怪地,他感到自己不应该得到汉尼拔提供的安抚,毕竟他最近才枪击了这个男人。他把这个念头推到一边,只是想着最近的时间跳跃,或者说无论发生的是什么。他感到有些晕眩。

  “啊,对,”杰克说着在椅子里直起身子。“如果你想到任何能帮助我们抓到她的信息,让我们知道。”

  他向威尔投去了一个尖锐的眼神,显然正当地怀疑威尔不会想要帮他。不过威尔点了点头。毕竟杰克不会找到她的。

  杰克说了他的再见。有那么一会他似乎期待着汉尼拔会加入他,但他待在威尔的身边没有动,所以杰克独自离开了。他们保持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威尔假装没有感觉到汉尼拔审视他的目光。过去的他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些什么?他想象不出来;所有他的感情都是一团乱麻,他的头脑也是。他不确定哪些是来自于脑炎,哪些是来自于时间跳跃。

  “我的手机在这吗?”他在想到了自己的狗儿们后问道。汉尼拔坐起来察看了一下旁边的桌子,手机在那里,威尔从汉尼拔的手里接过它。

  “我需要看看阿拉娜今天能不能照看我的狗,”他解释道。“我不确定今早我是怎么留下他们的。我失去了一些时间的记忆。”

  “我可以过去照看它们,”汉尼拔提出道,威尔几乎瑟缩了。当前他真的不希望汉尼拔在他的房子里。考虑到他清理掉了汉尼拔留下的证据。

  “我会先问问阿拉娜,”威尔说。“我更希望你留在这里。如果你可以的话,我是说。你跟病人有约定的会面吗?”

  “我已经取消掉它们了。”

  威尔感到自己脸红了起来。他喃喃地说:“谢谢。”

  不再看向汉尼拔,他转向自己的手机,翻看着感觉上大概有几百条的未接电话和短信。他快速地浏览了一遍阿拉娜的短信然后拨打给她。有汉尼拔在一旁看着,他感觉古怪地暴露。她在第二声铃响后就接起了电话。他们进行了一段令人不适的谈话,至少对他而言是这样。阿拉娜似乎因为担忧而倍感压力不过很高兴他没事。他请她照看一下狗儿们,但是又想起她没有钥匙。他们最后决定阿拉娜会先到医院里来取钥匙。

  电话结束后,他没法看向汉尼拔。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想要潜入他的脑中,不过不感觉自己现在能够做得到。

  我想要休息一会,威尔想着叹了口气。汉尼拔把手放到他的手上,这使得威尔再一次集中于他。

  “我累了,”他害羞地笑了笑说。他如何能在一个曾伤害并杀了他的人身边感觉如此自在,他不知道。但是汉尼拔的存在让他放松。就算只是因为他知道,汉尼拔没法在握着他的手的时候对他作梗。

  “那就睡吧,”汉尼拔说,“我会照看着你的。”

  威尔点点头,忍着没有叫他不要走。但是当他闭上眼等着睡眠攫住他的时候,汉尼拔的手一直握着他的。

  有什么人伴随着响亮的脚步声走进了房间,威尔因为这声响而惊起。肾上腺素涌来,令他想要纵身一跃而起,不过接着看到那是一名护士。转向另一边,威尔发现阿拉娜坐在床边。他的脸发白了。

  “阿拉娜,”伴随着升起的恐惧,他喃喃地问,“汉尼拔哪去了?”

  “照看你的狗,”阿拉娜温柔地笑了笑说。

  天啊,不,威尔想。汉尼拔一定是利用威尔睡着的时间跟阿拉娜谈过话,交换了安排。

  “哦,”他说,希望自己听上去不像实际上那么害怕。汉尼拔去调查他的房子了,他单凭漂白剂的气味就会得出威尔知道他做了什么的结论。

  “我们真的很担心,”阿拉娜说。威尔匆匆地点点头。她在电话里已经提到过了。

  “医生似乎很确定我会没事的,”他一边说一边思考着汉尼拔会问的问题的借口。

  “终于发现什么出了问题真是太好了,”阿拉娜说道。“真希望我们能早点发现。我相信汉尼拔为自己没有察觉到而感到内疚。”

  他说得非常真诚。威尔觉得自己有些恼火。情况不是阿拉娜的错,但他此时真的不希望她在这里。这同样让他想起上个时间线从屋顶坠落待在医院的那次。

  “你不需要陪在我身边的,阿拉娜。”

  他看到她因为他的语气而皱眉,接着急匆匆地说:“抱歉,我有一点……”

  一团糟因为我不断在不同的时间线醒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汉尼拔可能会回来谋杀掉我,如果他发现了我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之后。

  “汉尼拔觉得有人陪着你比较好,”阿拉娜说,对他安抚地微笑。威尔强迫自己深呼吸。当然汉尼拔会把他带到这种境地。“他查看过狗儿们之后就会回来。”

  而在那之前阿拉娜会一直当他的保姆。威尔想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让她离开然后计划一个快速逃离好避开汉尼拔。他想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再次告发汉尼拔。有阿拉娜坐在这是一种对上个时间线她的消失的提醒。他想知道在上个时间线她是不是死了。是否带着指控而去被汉尼拔所杀。

  “我能喝些水吗?”他问道。她从桌旁的罐子里倒了些给他。握着杯子,他一边喝着,思绪仍然围绕着汉尼拔会怎么做,以及之前他和阿拉娜发生了什么。

  当他把空杯子递给阿拉娜,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小解。

  “我得用洗手间,”他坦白道。

  “你想让我帮忙吗?”她问。威尔短促地笑了一声摇摇头。

  “我更希望是由护士。”

  “好的,让我去给你找一位,”她说着起身离开了房间,把她的包留在后面。威尔想起贝弗利让他用呼叫按钮,因为她不想留他独自一人。阿拉娜则想要离开。他应该小心不要惹人讨厌。仅仅因为他为自己的生命担心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冒引起怀疑的风险。如果汉尼拔植入了新的证据,他需要阿拉娜作为盟友。上帝,他想要逃离所有这些休息一会,去找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另一方面,保持活着或许不再那么重要了。上一次他死去结果只是去到了一条不同的时间线。威尔的思绪停在了他刚刚意识到的模式上。死亡触发了他的跳跃。从悬崖上坠落,他在他的房子里失血过多以及汉尼拔的死。只有上一次,他不知道上一次发生了什么。不过如果假设他会在自己或汉尼拔死掉的时候跳跃,那么这意味着他们其中之一死掉了。或许是他在医院死于并发症,或许是汉尼拔。当时杰克去询问他关于阿拉娜的消失了。或许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或许杰克发现了而汉尼拔死了。

  阿拉娜和一位护士回来了。威尔在帮助下下了床,由对方提着输液袋进了洗手间。他被允许独自使用卫生间不过不能锁上门。这让他不合理地紧张。医院对他来说是个不愉快的地方。不过至少这次他没有戴着导尿管。

  当威尔回到房间的时候,阿拉娜正坐在床对面的小沙发上。在他们之间保持距离,他想。

  “抱歉我的态度太粗鲁,”当他们再次独处的时候威尔道歉说。“我感觉很糟,而且惊讶于汉尼拔不在这。他说他会的。”

  阿拉娜温暖地微笑了。威尔试图回以微笑。

  “如果你更希望独处,我可以离开,”她提出道。“我不希望给你的状况增加更多压力。”

  威尔不知道她待在这里对他是好是坏,但他同样知道阿拉娜真心地想要帮忙而不能直接叫她走开。她是他的朋友。不像之前的阿拉娜那样,但是也不像未来的阿拉娜,那个帮助了梅森并且曾经是汉尼拔的狱卒的她。

  “你带弗兰纳里·奥康纳来了吗?”

  (注:奥康纳,美国南方作家)

  阿拉娜笑起来,然后突然停下了。威尔看到她脸上的痛苦。他有种预感这是关于阿比盖尔。

  “怎么了?”

  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直到阿拉娜叹了口气移开视线。

  “在你睡觉的时候杰克打给我了,”她说。她说得很慢,就好像她在找恰当的字眼。“明尼苏达的警察查看了霍布斯的房子,发现了些东西。看上去有什么人在厨房里失去了大量血液。”

  威尔尽力表现得惊讶一点,拧起了手。

  “他们知道是谁的血吗?”

  阿拉娜摇了摇头。

  “杰克认为或许是阿比盖尔伤害了某人?”她没有反驳这一点,说明杰克已经通知她阿比盖尔是她父亲的共犯了。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只希望她还好,”他喃喃道。

  “我也是,”阿拉娜回答道。在这一时之间,威尔感到与她感同身受。一个哈欠突然抓住了他。

  “你想要睡一会吗?”她说着稍稍倾身向他的方向。

  “如果你要离开,或者汉尼拔回来了,或者杰克有新消息的时候就叫醒我,好吗?”他问。他有足够多的睡着后在不同情况下醒过来的经历了。她点点头,威尔闭上了眼睛。他很疲惫但是感觉不安。当汉尼拔陪在他身边而不是去密谋什么的时候他曾经睡得很踏实,然而现在他很紧张并且难以放松。他的思绪徘徊在他想到的关于时间旅行的可能的解释。如果他或者汉尼拔的死令他跳跃,那将会是一个易于证明的理论。但是杀死他自己或者汉尼拔感觉不对头。他不再跟那个将汉尼拔拉下悬崖的他是同一个人了。而且他可能想错了。他不断思索着这个问题直到睡着。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