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二章(4)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part(4)

    他睡得并不踏实,中途频频醒来,仍然在担忧着汉尼拔。他不断地梦见他,但他的意识将各个版本混淆了起来。那个过去的汉尼拔,曾经是他的恋人的那一个,亲吻着迎接他。当他靠在沙发旁的墙上,完全无视阿拉娜的时候,他看到未来那个在悬崖上的汉尼拔对他皱眉。有几次威尔睁开眼睛,看到阿拉娜正坐在沙发上,读着书或者在检查手机。他很快闭上眼睛好逃避跟她说话。他不断地梦到汉尼拔回到房间里,但每次都是一个不同的汉尼拔。

    威尔在感到有什么人站在他身旁的时候突然惊醒。他发现是一个护士在更换他的输液袋。

    “嗨,”坐在沙发上的阿拉娜说。威尔看向她。窗外的天幕已经开始变暗。

    “我睡了多久?”他声音嘶哑地问。护士为他倒了又一杯水递给他。

    “只有几个小时,”阿拉娜在他喝水的时候说。“汉尼拔正在回来的路上。我认为他照看狼陷之后回家了一趟。”

    她停了下来,看着那位护士。一旦等到她离开房间,阿拉娜倾身神秘地告诉威尔:“我觉得他想给你带食物来。”

    威尔感觉自己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但他太过害怕而没法真正地微笑。他不知道汉尼拔从威尔房子里消失的证据上推断出了什么。除了汉尼拔之外没人能看出威尔做了什么。他能看到是因为植入了威尔所破坏的东西的人就是他。问题在于,汉尼拔会怎么做?他会替换掉威尔丢掉的钓钩,然后带杰克去房子里吗?不太可能是像他告诉阿拉娜的那样正在回医院的路上。

    “我会吃的,”威尔告诉阿拉娜,“而且汉尼拔做的饭应该要比医院里的食物要好吧。”

    阿拉娜笑了:“没错,应该是。”

    她把书放进了包里。

    “你感觉好些了吗?”

    他的目光从她看向输液袋,然后又转回来。

    “我不确定,”他坦白道,“我应该觉得好些了吗?我的头仍然在疼,不过已经感觉不发烧了?”

    “那要花一些时间,不过你不再发烧了是个很好的讯号。”

    威尔点了点头。

    “杰克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威尔问。阿拉娜摇了摇头。“你能给他打个电话吗?”

    如果他们加急了测试,他们可能已经在怀疑那是阿比盖尔的血。不过他们会打电话告诉阿拉娜吗?

    “我会打给他,”阿拉娜决定。她在手机上拨打了杰克的号码。威尔看着她等着手机响了一会。当她打不通杰克的电话,她叹了口气挂断了。这感觉很熟悉。等待是艰难的,特别是当下一步发生的事情有如此多的可能性的时候。在威尔或阿拉娜来得及说话之前,房间的门被打开,汉尼拔走了进来,一只手拿着一个食篮,另一只手拿着威尔的旅行包。

    威尔尖锐地看着他,试图估量出他发现了什么,又决定了什么。但是当然地,汉尼拔除了他精神科医生的外表之外不露声色。

    “嗨,”他谨慎地说,试图露出一个微笑。

    “你好,威尔,”汉尼拔回答道,对他回以微笑。在他看来那是一个充满感情的微笑。当他转而去欢迎阿拉娜,威尔感到了不悦。

    “阿拉娜,谢谢你照看威尔。”

    接下来是一段礼貌的信息交换。没人听说过杰克或者阿比盖尔的消息。阿拉娜告诉了汉尼拔关于厨房地板上的血的事,汉尼拔看上去很担心。狗狗们都没事,汉尼拔不介意再次照看它们,不过给阿拉娜带来了一把备份钥匙,好让他们可以去轮班检查。威尔对两人再三感谢。

    那个推定装满了食物的食篮正站在桌子上,而汉尼拔没有邀请阿拉娜留下来。阿拉娜在谈话慢下来之后意识到了。一开始她看上去有点生气,当汉尼拔开始向威尔解释篮子里都有什么的时候,恼怒变成了逗乐的神情。一会之后她就告辞了。他们都保证如果从杰克那里听到什么消息会通知彼此。

    “你这样有点粗鲁,”威尔在阿拉娜离开之后告诉汉尼拔。

    “不好意思?”

    “不邀请阿拉娜留下来,”威尔解释道,“我觉得她想要留下来,关于阿比盖尔的事情对她来说也很艰难。而且我们是她的朋友。”

    威尔看着汉尼拔假装意识到了自己失当的行为,在内心里为他喝彩。

    “你是对的,”汉尼拔看上去愧疚地说,“我没有想到这一点。下次我跟阿拉娜说话的时候必须向她道歉。”

    “唔–唔,”威尔轻哼道,看向汉尼拔带来的篮子。即使是他对汉尼拔下一步动作的恐惧也没法让他忘掉他现在很饿。“你给我带食物来了吗?”

    “是的,”他确认道,“我认为比起医院食品,一些自制的食物对你的恢复会更有帮助。”

    整个场景是如此令人心碎地熟悉,威尔忍不住在看着汉尼拔摆起桌子的时候放松了一些。他开始从床上站起来好去加入汉尼拔。

    “我必须向你坦白,”汉尼拔一边往桌子上摆放着碗碟和餐具一边说,“我希望阿拉娜离开好让我们有机会私下谈话。”

    来了,威尔想到,颤抖地喘了一口气。当他试图拿下输液袋的时候,汉尼拔转身了。威尔看着他打量着自己,抑制住了说一个暗讽的冲动。这是一个不同的汉尼拔,他不能表现得像从前那样,他不能预设条件。很可能就是预设害他被杀的,当汉尼拔是他恋人的那个时候。这个汉尼拔靠近一步,帮助威尔坐到桌前。

    “你带来了什么?”威尔坐定之后问。

    “不幸地,我没有特别为你烹饪的时间,”汉尼拔解释道。

    因为你本来确信这会我已经被逮捕了,威尔想,把桌布铺到腿上。

    “不过我有一些剩下的炖菜,希望你会喜欢。”

    “迄今为止,我还没吃过你做的什么东西是不好吃的。”威尔说。这是实话。鉴于在佛罗伦萨的那道汤现在还没有发生。

    汉尼拔满意地微笑了一下,盛满威尔的碗。威尔吃了几口然后停下了。这里面没有肉类。他没有对此评论,继续吃了下去。

    “吃起来很美味,”威尔清空他的碗后说。汉尼拔还没有吃完,以他通常的那种细细品味的方式。威尔看着他,想知道他的脑子里正在想些什么。他肯定已经发现了空掉的壁炉和消失的钓饵。以他的嗅觉,没有闻到刚刚清洗过的浴室和厨房是不可能的。还有其他的那些证据。汉尼拔曾经上交了一份威尔谈论玛丽莎·舒尔的录音。他仰赖于汉尼拔不会愿他进监狱,但不知道该如何达成这一点。

    “你认为,”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说,“我们应该给阿比盖尔找个律师吗?”

    汉尼拔僵住了,以在威尔看来是真正的惊讶神情看向他。

    “她会需要的,”威尔急匆匆地补充道。“而我们是她的保护人。你之前是怎么说的来着?'我们现在是她的父亲了'。”

    “你是对的,”汉尼拔说着放下他的汤匙,“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只关注于当我们找到她时她还好不好了。”

    “她会没事的,”威尔以强烈的语气陈述道。他不想让汉尼拔怀疑他的确信。不想让他认为威尔知道耳朵的事。“她一定没事。”

    “如果我们帮助阿比盖尔,可能会跟杰克·克劳福德疏远,”汉尼拔提醒道。威尔几乎因为汉尼拔提供的话头微笑了。

    “我不在乎杰克或者FBI,”他解释道,“我在乎阿比盖尔以及我们;我希望我们一切都好。”

    汉尼拔微笑了。威尔感到一种想要拍拍他的手安慰他的冲动。

    “而且反正我大概也该改行了,”他说,看到汉尼拔的动作再次停了下来,然后谨慎地看着他。

    “至今为止,无论什么时候我提出在FBI的职位对你有害,你都会制止我,”汉尼拔指出,“什么改变了你的心意?”

    我是个不知道适可而止的白痴?威尔责骂他自己,看向窗外暗沉的天色来逃避汉尼拔的眼睛。以汉尼拔的视角用逻辑来推断,通过已知的所有证据,是威尔在对他隐瞒些什么。隐瞒他沾满泥土的脚,一只耳朵,以及用人体组织制作的钓饵。但是汉尼拔会怎么推断威尔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他没有意识到那是血就洗掉了脚上的泥土,并且没有吐出耳朵,这很容易解释。但是那些失踪的钓饵和壁炉?如果汉尼拔问起,威尔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但是谈论起他想辞掉他的工作一定让他看起来想要逃走。

    “威尔?”

    威尔抽动了一下,然后转身面对汉尼拔。

    “抱歉,你刚刚问了什么?”

    “你为什么突然不想再为FBI工作了。”

    威尔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部分是为了隐藏,部分是因为他再一次感觉疲惫。

    “我不知道,”他坦白道,“我就是不能想象在杰克追赶阿比盖尔的时候支持他。而且今天,”他摇了摇头,“今天有太多压力了。我对于如何到的这里只有模糊的回忆,而这让我很害怕。阿比盖尔在外面,而我没法帮助她因为我在这里。因为我没有照料好自己。”

    “你感觉内疚,”汉尼拔推断道。威尔好不容易忍下了翻眼睛的冲动。

    “我应该支持着她的,”他低声道。

    “你会的,”汉尼拔告诉他,伸出手覆到他的手上。“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

    “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威尔重复道。

    “我会给他找个律师。这是个明智的建议。”

    汉尼拔拿起他的汤匙继续用餐。威尔强迫自己看着窗外的天空而不是盯着汉尼拔。看上去到目前为止他相信了他。幸运的话,情况会保持如此。

    “你明天有病人吗?”威尔问他以打破沉默。

    “是的,不过我可以在晚上来看你。”

    “我希望那样。如果你从杰克那里听到消息会通知我吗?”

    “当然。”

    

    一个护士进来检查他的情况,他们那时已经用餐完毕了。她对于汉尼拔带来食物的事不怎么高兴。威尔确保自己对汉尼拔说话好使他从那女人身上分心。汉尼拔离开后这让他感觉有些怪。他不希望那个女人变成目标。在汉尼拔曾是他恋人的那个时间线,他曾想在寻找目标上达成妥协。杀死杀手没有让他感觉负罪,除了杀死彼得莉亚的时候。如果他必须让汉尼拔从不礼貌的人身上分心,那会是个毕生的工作。

    在暗下来的病房里试图睡着,威尔发现自己正在想着他失去的未来以及悬崖上的汉尼拔。他的直觉告诉他未来的那个汉尼拔不会介意作出妥协。他向窗外的夜空望去,希望能够看到月亮。

    “我想念你,”他低声说,“我会努力回到你身边。”

    如果他的跳跃继续,他只需要继续死去来接近那个爱着他,需要着他的汉尼拔。一时之间,威尔考虑着现在就杀掉自己,但之后他想起了杀死汉尼拔之后向后移动的那一次。他想要向前移动但不知道该怎么做。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拿出他的手机。他打开了鲜少使用的笔记软件。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他打下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2019春:悬崖,杀死H.

   2012圣诞:在过去醒来

   2013夏:被H所杀.

   2013冬:A.G.,杀死H

   2013秋:从屋顶坠落,死于并发症?,H被杀?

   2014冬/春:与A在明尼苏达之后醒来

    

    他浏览了一遍要点,过了一会,他再次过了一遍并且补充上了他看到的模式。

    

   2019春:悬崖,杀死H.+自杀(向后)

   2012圣诞:在过去醒来

   2013夏:被H.所杀(向前)

   2013冬:A.G.,杀死H(向后)

   2013秋:从屋顶坠落,死于并发症?,H被杀?(向前)

   2014冬/春:在于A在明尼苏达之后醒来

    

    威尔有些歇斯底里地笑了一声,让手机落下。所以,汉尼拔可以杀死他,而他不能杀死汉尼拔。这宇宙恨他。

    

————————————————————————————

接下来集中翻译sounders of there

评论(1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