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四章(1)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chapter 4 part(1)

  威尔坐在浴室地板上,在奇尔顿的尸体旁边。他重重地喘着粗气,心脏在胸腔里疾驰。他感觉很好。即使是尿液的气味也没有减损他从杀死奇尔顿当中获得的享受。
  
  “我没有精神失常,”他实验性地对自己说,但这感觉不再真实。他对此无限地享受。他想再做一次。
  
  “这很美,”威尔说。这次感觉更真实了,但是却不对头:汉尼拔不在这里看着他。他的汉尼拔。
  
  当他的呼吸缓和下来,实用性变得更加迫切。他站起身,扯下浴帘来裹住奇尔顿的尸体。他把他搬到了谷仓,就像他曾经对兰德尔·蒂尔做的那样。把尸体放到塑料布上之后,威尔为奇尔顿的车子腾出空间。他把车开进谷仓里,然后开始着手于肢解奇尔顿的血淋淋的工作。当他将四肢从躯干上切断的时候,他不能自抑地吟诵起汉普蒂·邓普蒂的童谣*。他把它们全部裹进塑料袋里放进冰箱。在他离开谷仓之前,他把车子遮盖了起来。
(汉普蒂·邓普蒂:《鹅妈妈童谣》中的蛋形矮胖子,比喻一经损坏无法复原的事物。)
  
  他洗了个澡好摆脱掉血迹,然后在台阶上坐下,只穿着短裤,垂着头。他不能待在这里。在某个时刻弗瑞迪·劳兹会出现,而谷仓门上的锁在原本时间线里就没能阻止得了她。当然,他这次可以真的把她杀掉。杀死奇尔顿的时候他没有感到负罪感,虽然他对这个事实有一点担心。对于杀死弗瑞迪他八成也不会感到抱歉。她是只秃鹫。威尔的担心变成了恐惧。这么想的是他,还是他切换到了某个杀手身上?他感到自己跟所处的环境越来越疏离。威尔把脑袋埋进手里揪住头发。尖锐的疼痛使他集中。
  
  缓慢地,威尔过滤了一遍此生曾共情过的所有杀手。他希望能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解释,但他没有找到。唯一模糊地相似的是绝望地寻求感情连接的艾尔登·斯坦莫茨*。
(蘑菇杀手,还记得吗?)
  
  “我有感情连接,”威尔告诉自己,听着狗儿们安静中的响动。违和感由何而来的意识渐渐浮上心头。楼下的那些狗儿不是他的狗。奇尔顿也不是他的奇尔顿。他只遇到过这个奇尔顿两次:当他释放他的时候,以及当他到达这里的时候。
  
  “不是我的人们,”他低声说。他能很轻易地下手杀死他们是因为他对他们没有归属感。他已经遇到了很多个版本的这些人,然后又失去他们全部。他所造成的变化无关紧要。等他一死去,他就会回到原本时间线的另一个点上,经历它的浮浮沉沉。大部分是沉,实话说的话。威尔已经厌倦了这一切。
  
  “我能控制这个,”威尔告诉自己,站起身来,走下楼去穿上衣服。打包东西变得很困难,他有种感觉自己应该尽量多打包一些,毕竟他没有回到这里的打算。但他同样知道,如果他再经历一次死亡,他的东西还会再出现在这所房子里。到最后,他只打包了自己的一些必需品,以及狗儿们的几乎全部玩意。当他把它们的床搬进车里的时候它们都躁动了起来,等到笼子出现的时候就更不高兴了。威尔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它们全部放进车里。当他关上房门的时候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的手机和笔记本都留在了厨房桌子上。
  
  他从狼陷驶离,急切地想要某种他说不上来的东西。一开始,威尔不知道自己正在去向何方,但是当太阳落到地平线、天光开始黯淡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等他到达悬崖上那所房子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了。他极其地注意隐匿了行踪,尽可能地取道小路。房子的窗户都暗着,他把车停住,把狗儿们放出来,给了它们一些零食,然后走向房门。钥匙还在上次的地方,威尔开锁进门。阿比盖尔不在里面。这让他有点惊讶,他本来以为她会在这里的。他没法想象她正在巴尔的摩的房子里。但如果他的记忆正确的话,在汉尼拔的房子变成犯罪现场数天之后,警方才发现他的地下室。所以有可能她正在那里。
  
  威尔打开所有的灯,回到外面开始搬东西。他把狗狗们的窝放到客厅里,远离用餐区,然后盛满了它们的食碗和水碗。狗狗们很不耐烦,威尔把它们一只只地放出来,先让它们撒完尿然后用皮带拴住带进房子里。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它们全部安顿下来。他知道它们不会睡很久,所以最好抓紧时间尽量休息。
  
  这栋房子有三个卧室,一个主卧和两个小一点的卧房。两个客卧都只能从外部上锁。威尔选了主卧。他考虑先洗个澡,但是实在累到了骨子里,于是决定只把套头衫和裤子脱下来就缩进了被子下面。被单闻起来有一点像汉尼拔,威尔很快沉入了睡梦中。
  
  几个小时后狗儿们叫醒了他。他精神恍惚地把它们放出去,紧张地看着它们。他不得不好几次在它们跑得离悬崖太近的时候把它们叫回来。这对它们来说不是个理想的乱跑的环境。他决定带它们出去散个步,在他吃过东西喝过咖啡之后。
  
  他先喂了狗然后去淋了浴,之后他检查了一下卧室里的衣服。原本的时间线里,汉尼拔带他来的时候,这里曾经储存着他的尺码的衣服。但这一次这里没有。感觉有一点失望地,威尔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厨房很复杂难懂,冰箱是空的,不过威尔找到了燕麦片和蜂蜜,给自己做了碗燕麦粥。这里的咖啡机实在远超出他的使用能力,他只好泡了未过滤的咖啡然后慢慢地喝着。他带着窃笑把用过的杯子和碗留在了水槽里。
  
  在这里他感觉平定了些。他仍然疲累于所有那些时间跳跃,但这栋悬崖上的房子感觉像一个避难所,就像一个风暴眼。他只来过这里一次,即使在这儿经历过那些暴力,那段记忆仍然深深地抚慰了他。他想要坐下来休息,但在那之前他需要找到补给。
  
  他再次搜索了房子,这一次更加彻底。他发现的最有用的东西是大量现金以及两套车辆牌照,并且他还找到了为汉尼拔和阿比盖尔准备的护照。他盯着照片,想念着他们。但是难以说清楚的是,他想念的是哪个汉尼拔,而他对这里活着的这个阿比盖尔又是何种感受。毕竟,他很有可能不久就要面对他们。
  
  某样东西破碎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惊醒。他回到客厅,发现了看上去非常愧疚的拉瑞和地板上什么东西的碎片。他斥责了狗儿几句,收拾起碎片。当他过后扫视客厅,他畏缩了一下,想象着汉尼拔看到这些狗狗以及它们造成的混乱会是什么反应。他只能指望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他给自己的车换上了一套牌照,从地图上找到了距此最近的居民区然后去采购补给。为了不引起注意,他没有一次性购买完供他所有狗狗食用的肉类,而是分别去了三个镇子的不同商店。经过考虑后,他还放纵地买了些垃圾食品,想象着阿比盖尔会因为从汉尼拔的高端料理里稍稍解脱而开心。
  
  回到房子里后,他在阿比盖尔的房间里藏了一些他买来的甜食。就像是他的一个小小的欢迎礼物。这很冲动,或许还有些逾越,但这让他感觉很好。就好像在这个小小的幻想世界里,他,阿比盖尔和汉尼拔是一家人,就像汉尼拔曾经计划的那样。这八成是不会实现的,但是想象这个念头让他感觉很好。
  
  把储备放下之后,他带着狗狗们沿着悬崖进行了一次漫长的散步。整个区域荒无人烟。他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发现另一栋建筑,一座废弃的灯塔。塔门和低处的窗户都被封住了。威尔坐到它旁边,吃着他带来的三明治。狗狗们看着他,不过没有上前要吃的。他还是扔给了它们一些零食,它们今天表现得很好。
  
  在回去的路上,威尔寻找下到悬崖下面的路。他找到了两条,都太过陡峭,狗儿们没法陪着他下去。他之后得自己单独过来检查一下这两条路能不能通行。
  
  回到房子里之后,威尔给狗狗们喂了水,看着它们躺到窝里,因为漫长的散步而疲惫。很快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开始打盹,威尔开始了给它们做饭的任务。他把大部分成品冷藏了起来备用。大部分他买来的新鲜食品被用掉了。自从他到达这里以来第一次地,威尔担心了一下未来。总有人会发现奇尔顿的尸体,证据会显示是威尔杀了他。他会变成一个通缉犯。会有一场对他的搜捕,他的脸会出现在新闻里。获取补给会变得更加困难。虽然那些车辆牌照意味着他的车不会马上引起注意,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皱着眉,威尔想起了自己曾在浴室看见过什么。他走进那里,再次检查了一遍储藏柜,在里面发现了染发剂。他嗤笑了一声,当他意识到其中一瓶是与汉尼拔的发色同样的棕色。
  
  “你是在遮掩自己的灰头发吗,莱克特医生?”威尔微笑着喃喃道,把染发剂放到一边。这个想法很好玩,但这瓶染发剂更有可能像其他那些一样,是为了乔装的目的买来的。这些足以让威尔对他的外貌稍作改变,如果他去其他镇上购买补给的话。这很冒险,但改变现在的情况感觉太过费力。不再担忧未来的计划,威尔决定先睡一觉。
  
  当他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当他向外望去,他看到海水已经黯淡下来。威尔向外走到院子里,狗儿们跟随着他,不过他无视了它们。他走到悬崖的边缘向下望。海洋看上去似乎在等待着他。当什么湿湿的东西碰到了他的手,他猛地退了开去。他低头,看到温斯顿正注视着他,似乎在问威尔站得离悬崖这么近是想干什么。别像个傻瓜,威尔。
  
  “你是对的,”威尔告诉温斯顿,拍了拍它的头。“我不应该站在这里。”他退后几步,转向房子的方向。狗狗们正在四处奔跑,但在他呼唤它们之后很快地跑了过来。很可能它们是肚子饿了。他走进房子里倒满它们的食碗,这让他意识到他自己有多饿。
  
  他懒得弄什么复杂的东西,所以只是炒了鸡蛋,用炉子烤了土司。汉尼拔似乎并不信任烤面包机,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东西。他坐在餐桌上吃掉了它们,感觉到独自用餐的孤独。
  
  有了之前睡的那一觉,威尔知道近期他没法睡着。房子里没有电视,但是有书,于是他坐在狗儿们身旁阅读,直到午夜过去。床铺不再闻起来像汉尼拔了,威尔假寐了很久才终于入睡。
  
  第二天一早,他带着狗狗们沿着悬崖边上散步。几分钟之后,他发现一个木头建的藏车处,还在植被间找到了一张用于遮盖的褐色的网。它足够大到能藏住本特利,威尔决定等他把狗儿们带回房子之后要把自己的车藏到这里。
  
  大概一刻钟之后,他发现了另外一栋房子。房子的一部分已经倒塌了,剩下的部分仍然伫立在悬崖顶上。威尔站在那盯着它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有点像这栋房子。他摔进了海里,但部分的他仍然悬挂着,不能也不愿放手。威尔想要坐到悬崖边,但狗狗们正跟着他,这样会鼓励它们靠近边缘。
  
  于是他绕过倒塌的房子,继续沿着悬崖前进。一路上有更多被遗弃的房子,或者倒塌的,威尔理解了汉尼拔选择这里的房子的用意。由于悬崖的不稳定性,当地人大概都对这篇区域敬而远之。部分的悬崖随时都有可能倒塌。过了一阵子,沿途的房子变得太过颓丕,于是威尔掉头向他现在的家走去。狗狗们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情,慢慢地跟在他身后。

  这天剩下的时间他都躲在房子里,只出门了两次让狗儿们进行一些户外活动。他继续读书,当肚子饿了之后他洗劫了汉尼拔的库存,配着土司吃了一些他所吃过的最美味的橄榄。
  
  他想知道汉尼拔,阿比盖尔和杰克怎么样了。杰克去找威尔的时候发现奇尔顿了吗?当他联系不到他的时候会过去找他的。幸运的话,他不会发现奇尔顿。然后呢?他们会在一匹马里发现英格拉姆的上一个被害者。威尔试图为那个女人感到担忧,但他感觉到的只有疲惫。或许他可以救她的。然后当他死去之后,她在他醒来的下一个时间线仍然是死的。这并不重要了。

  这天晚上他睡了足有十三个小时,最后被一群焦躁的狗狗叫醒。
  
  “抱歉,抱歉,”他一边说,一边头昏脑涨地踉跄着开门把它们放出去。喂过它们之后,他兴趣缺缺地打开冰箱做早餐,在睡眼惺忪地盯着里面看了半天之后,决定只喝点咖啡对付。早上的时间慢慢地拖延着。两杯冲泡咖啡过后,他终于能提起精神去洗澡了。他在喷头下面待到水渐渐变凉。穿着妥当之后,他把车开去了隐蔽处。
  
  他步行回来,看到杰克的车停在房前的时候僵住了。杰克是如何发现他在这里的问题在他的脑中疾驰,但逻辑告诉他这不可能是杰克,不会是杰克过来逮捕他。
  
  因为肾上腺素而高度紧张,威尔捡起了一块趁手的石头。他走向房前,尽力保证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当他走过那辆车子的时候,他发现钥匙仍然插在上面。他把手按在门把手上,离开的时候他没有锁门,现在它依旧保持着未锁的状态。温斯顿和拉瑞跑过来迎接他。威尔见到它们,不由得放松了一些。他尽可能轻地走进主客厅,看到汉尼拔正坐在沙发上,被他的其他狗儿们围绕着。他顿住了。
  
  “威尔,”汉尼拔欢迎他说。威尔走近一些好看清他的脸。他看上去糟糕透了,左眼肿了起来,上方贴了绷带,嘴唇下面有缝起来的伤口。他的左手正放在沙发上的一个冰袋上,也用绷带包扎了起来。他看上去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杰克死了吗?”威尔问。汉尼拔的目光尖锐地抬起。这样的动作一定会让他感到刺痛,但是一如既往地,他脸色如常,没有表露出来。
  
  “我把他留在了弗雷德里克最后的栖身之所。”
  
  威尔的眼前摆锤摇过,他的想象力为他拼起了剩余的图景。他们对威尔的失踪进行了调查,而当他们发现了谷仓里的奇尔顿……
  
  “杰克认为是你把尸体放在那里的?”
  
  “我相信他是陷在了是我构陷你的希望,以及真的是你所为的恐惧之间。你为什么要肢解他?”
  
  他听上去真诚地好奇。威尔耸了耸肩膀。
  
  “汉普蒂·邓普蒂之前也被拼凑回去过,所以我把他切分开了。”
  
  汉尼拔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恰如其分,”他最后点了点头说。“而你会像大卫一样,用你手中的石头将我击倒*吗?”
(指大卫用石头打倒巨人歌利亚的典故。)
  
  威尔因这戏剧化的提问皱起了眉头,松手任石头落到地上。听到石头击打在地板上的声响,汉尼拔畏缩了一下。
  
  “你看上去被揍得够惨的了,”威尔告诉他。“难道你没有其他想问的问题了吗?”
  
  汉尼拔的一只眼睛慢慢地眨了眨,接着他问:“你是怎么发现这房子的?”
  
  威尔扯起嘴角笑了笑。
  
  “这个嘛,”他说着从汉尼拔的手底下把冰袋抽出来,“我是个从未来过来的时间旅行者。让我来再给你找点冰块。”
  
  有那么一刻,威尔沉浸在汉尼拔无法隐藏的惊讶里。接着他绕过沙发走向厨房。能把汉尼拔吓住让他很高兴,他一边带着笑容一边为他准备另一个冰袋。但接着他意识到这个场景里缺了什么人,他的愉快消失无踪了。
  
  “阿比盖尔呢?你把她留在你房子里了?”他走回到主厅里,把冰袋扔到汉尼拔手边问道。
  
  “我打电话给了她指示。她应该会在几天之内过来这里。”汉尼拔回答道。他把冰袋捡起来,但是没有放到他眼睛上。“你可以从她在这里的房间推断出她还活着的。”
  
  “那么我是怎么推断出这栋房子的存在的?”威尔感兴趣地问。他想知道汉尼拔是不是能为他的知识找到解释。而汉尼拔,大概是忘了脸上的伤,皱了会眉,然后再次舒展眉头。
  
  “你不可能推断得出来。”想通之后他说。
  
  “我能告诉你更多我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威尔提议道。汉尼拔知道他并不是他的威尔的想法古怪地令他放松。坦白一切的想法变得非常诱人。“但条件是你得把冰袋放到眼睛上,还有解释清楚那台见鬼的咖啡机要怎么用。你破坏了杰克车里的追踪装置没有?”
  
  “是的,”汉尼拔说,但还是没有用那个冰袋。“但我们得把车藏到隐蔽处,或者你的车子已经在那里了?”
  
  威尔叹了口气。
  
  “我的车在那里,”威尔一边说一边想,“但那里还有空间。以及我车子的颜色比较不显眼,我可以开出一部分去然后盖一些植物在上面。”
  
  幸运的是,他还没把外套脱下来。他给汉尼拔使眼色,而对方正在谨慎地观察着他。
  
  “在我去的期间泡点咖啡?”他问道,然后突然为他的狗狗们担心起来。“还有别杀掉我的狗,拜托。”
  
  听到这样的要求,困惑显现在汉尼拔脸上。威尔承受不了这样的神情。他带着不祥的感觉转身再次离开了房子。当他把车开到隐蔽处的途中,他为他的狗儿们感到忧心忡忡。汉尼拔没有什么理由伤害它们,但是那两声枪响的记忆令他心有余悸。他急匆匆地安排好两辆车子,尽可能地用植物将自己那部车暴露在外的部分遮盖起来。只有恐惧为伴,回程仿佛花了永恒之久。
  
  当他回到房子,所有的狗狗们以及咖啡的香味迎接了他。威尔觉得自己很傻,但同样为见到他小小的狗群而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它们,脱下自己的外套走进主厅。汉尼拔正躺在沙发上,冰袋按在脸上。当威尔走进房间,他抬起它一些好看向他。
  
  “我去拿咖啡,”威尔快速地说,离开房间去了厨房。经过了他经历过的恐惧之后,他没有感觉自己准备好面对汉尼拔了。给自己倒了一杯研磨过的咖啡,他感觉自己平定了一些。
  
  当他端着咖啡走回主厅的时候,巴斯特已经跳到沙发上趴在汉尼拔的腿上了。
  
  “巴斯特!”威尔厉声喊道,“下来!”
  
  巴斯特迅速地听从了指令,而汉尼拔则再次拿下冰袋,好奇地看着他。
  
  “你是在担心我会伤害它吗?”汉尼拔问。
  
  威尔皱起了眉,不理解这个问题。接着他脸一红,想起了离开前他提的要求。
  
  “不,”他说着在扶手椅上坐下,“只是它们一般不被允许跑到家具上。”
  
  威尔啜饮着他的咖啡,没有看汉尼拔。他曾告诉汉尼拔自己是个时间旅行者时的自信消失了。现在,亮出了自己所有的牌让他紧张。
  
  “但是你相信我能够伤害你的狗?”
  
  威尔嗤笑。“我知道你能。你……一个版本的你,曾经杀死了它们中的两只。”
  
  他迅速地查看了一下巴斯特和温斯顿的情况,发现它们都在之后松了一口气。
  
  “你会把情况告诉我吗?”汉尼拔问道。威尔看向他。他已经坐起来了一些,正把冰袋按在自己的眼睛上。威尔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但我必须从更早的时候开始讲,”他说着向后靠在扶手椅里,“自我第一次从奇尔顿的医院里出来开始。”
  
  威尔慢慢地讲述了他的故事,令他惊讶的是,中途汉尼拔没有提任何问题。当威尔讲到他们最后在汉尼拔厨房里的对质以及阿比盖尔的死,汉尼拔变得焦躁不定,反复地拉直自己的袖口。等威尔讲到最后这部分,他坐了起来,把冰袋放到桌子上。他没有看向威尔。
  
  “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你感觉不舒服?”威尔好奇地问。他没以为汉尼拔会有什么情绪反馈,但是对汉尼拔来说,这是个很强烈的回应。
  
  “我没有做过那些,”汉尼拔想了一会之后回答道,威尔感觉自己在为他话里的未尽之意微笑。
  
  “但你可能会那么做,”威尔低声补充道。“而这让你感觉……不好?”
  
  他们的目光交汇,威尔感到一股熟悉的亲密感,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性起。他移开视线舔了舔嘴唇。潜入汉尼拔的人皮之下总是令人兴奋。然而这个汉尼拔不是正确的那一个。威尔意识到自己不想再跟另一个不记得他们跟红龙的舞蹈的汉尼拔发生又一段关系。
  
  “你描述的反应对于我来说相当地偏离角色,”汉尼拔回答威尔的问题说。
  
  威尔嗤笑一声。
  
  “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乱发作一通,在我看来这于你相当地符合角色啊。”
  
  汉尼拔的脸显示出了一种愤愤不平的神色。
  
  “你喜欢赢,喜欢控制你所处环境的任何结果,”威尔解释道,试图安抚汉尼拔。“而在我这里,你常常处于令你吃惊的状态里。这一点会将你吸引或者激怒,取决于你所面对的结果不同。”
  
  那张带伤的脸使得汉尼拔看上去大概比实际要受伤,威尔决定道。
  
  “被开膛破肚不是唯一一次你激怒我的结果?”汉尼拔问。
  
  “不是,不过让我们明天再谈你是怎么折磨我的身体或神智的吧。”
  
  汉尼拔张开了嘴。威尔觉得他想要抗议,于是摆了摆手。
  
  “我知道你很少需要睡觉,但你看上去糟透了,而且告诉你,这对我来说很难。我想要睡觉。如果你想一直醒着,请自便,只是别在你觉得想要来一场减压烘焙之类的时候叫醒我。”
  
  从汉尼拔脸上的表情判断,威尔觉得他在考虑再捅他一次。令人惊讶的是,在他告诉了他部分他的过去之后,他大部分的恐惧都消失了,更多的是对于被伤害背叛的那段记忆的悲伤和愤怒。如果汉尼拔想要打架,他不介意现在就跟他来一场。
  
  但是汉尼拔并不想跟他打架。他只是站起来然后宣布:“既然你在用主卧,那我去准备客房给自己。”
  
  威尔得阻止自己提出帮忙。取而代之地,他把狗狗们放了出去,盯着黑夜的天空。悬崖似乎在召唤他。威尔回想刚刚在屋内的一刻。他当时想要打一场,准备好了死去。温蒂在他的脚边吠叫,威尔弯腰把它抱起来。它的毛已经长得太长,很快就需要修剪了。这个想法感觉很踏实。他一直抱着它,直到他呼唤其他的狗儿们回到屋子里去,直到他们回到主厅才放它下来。他没有看到汉尼拔。
  
  倒满狗狗们的水碗之后,威尔回到主卧。即使有汉尼拔的默许,当汉尼拔在这儿的时候住在这里仍然感觉很奇怪。他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听着自己的呼吸声。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