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四章(2)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chapter 4 part(2)

  当威尔在夜间醒来,月光照亮着整个房间,而汉尼拔正坐在一把椅子里,望着他。
  
  “睡不着?”威尔睡意朦胧地问。接着他意识到为什么汉尼拔不应该在这个房间里跟他在一起。这让他的睡意顿时消失。他坐起来,毯子落到了胯部,对于自己穿了一件皱巴巴的汗衫松了口气。他打开床头灯回望汉尼拔。他正在研究着威尔,没受伤的那只眼睛分外暗沉。他真的没法入睡,威尔想。尽管过去他曾试图挑战汉尼拔,看到他脆弱的样子还是令威尔感到心软和宽恕。
  
  “到床上来,”他叹了口气说,重新把毯子拉上去。汉尼拔没料到这个,这显现在了他的脸上。他似乎在考虑这个提议,经过了长长的数秒之后才站起来走上前,动作反常地僵硬和失调。他在床沿坐下,仍然望着威尔。威尔再次叹气。
  
  “你是个顽固的混蛋,”他告诉汉尼拔,伸手握住他的手掌。轻轻地,他把汉尼拔拉向前,带到床上。威尔本能地想要亲吻和拥抱。他渴望一场高潮能带给他的忘却。但这不是他的汉尼拔。所以威尔把他拉到他的身侧,将毯子盖到他们两人身上。
  
  “你回到了他身边,”汉尼拔话语里不带感情地说。他正躺在他的身边,望着威尔,而威尔也在回望着他。
  
  “我是去寻找他,”威尔回答。他想要伸出手抚摸他的脸,触碰汉尼拔颧骨尖锐的轮廓。他没有这么做。“明天我会把这些都告诉你。”
  
  他转身背对汉尼拔去关上床头灯,并且没有再转回去。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听着汉尼拔的呼吸。在某个时刻,他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脑袋正枕在汉尼拔的胸膛上。汉尼拔的胳膊揽在他的腰间,他们的腿互相交缠。威尔感到温暖和放松,他想要靠着汉尼拔摩挲。狗儿在远处吠叫,将威尔从朦胧中惊醒。他抬眼,卷发垂在额前,对上了汉尼拔审慎的注视。他的脸由于殴打而十分多彩,一只眼睛还肿着。
  
  “我去照看狗儿们,”威尔匆匆地说,坐起身来。汉尼拔环绕着他的手臂松开了,而威尔在他的手掌抚过他的时候轻轻地战栗。
  
  当威尔完成他照料狗狗的日常工作回来的时候,汉尼拔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得以暂时喘息,威尔没有感到生气。他去了淋浴。淋浴间是湿的,汉尼拔一定是在他之前使用过了。之后,他换上干净衣服。他没法继续逃避汉尼拔了。不出所料地,他在厨房发现了他。闻上去十分美味的食物已经准备好了。
  
  “你感觉怎么样了?”威尔先发制人地问,来阻止任何对他的刺探。
  
  “我的伤势正按照预想中的愈合,”是他的含混的回答。威尔想他大概不用担心汉尼拔。这个男人总是能够照料自己。
  
  “你可以摆好桌子吗?”汉尼拔问,威尔点了点头。他把盘子和餐具端到主厅里摆好。与汉尼拔一起用餐是令威尔期待的一件事,但同样令人感觉重复。不论他在什么时间线,一切总是关于食物和死亡,或者死亡以及与汉尼拔一起用餐。
  
  相较于最近几天他喂饱自己的尝试,汉尼拔的早餐尝起来就像天堂一样。威尔饥肠辘辘,得留心让自己吃得慢些。当汉尼拔用餐完毕,威尔正在第二次盛满自己的盘子,感觉到汉尼拔正在看着自己。
  
  “你会告诉我在我们厨房的遭遇之后发生了什么吗?”威尔吃完后汉尼拔问。威尔满足地叹了口气,向后倚靠,拿起他盛着咖啡的马克杯。他现在感觉不想告诉汉尼拔更多。他现在只想和他坐在这里,喝着咖啡放松自己。
  
  “让我们喝完后带着狗去散步吧,我会在那时继续告诉你。”作为妥协他提议道。汉尼拔点了点头。他甚至任威尔安宁地坐到他们离开为止。
  
  外面刮着风,狗儿们精力充沛。他们取道内地而不是沿着悬崖散步。汉尼拔认得路。风声很大,威尔得紧靠着汉尼拔才能让自己被听见。
  
  “阿比盖尔死了,”他开始道,“但是杰克,阿拉娜和我活下来了。”
  
  很快他说完了他的恢复。汉尼拔,一如既往地,在威尔说到幻象阿比盖尔之前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你跟其他人谈过你的幻觉吗?”
  
  威尔轻蔑地哼了一声。
  
  “你认为我会在我的第一个精神科医生把我开膛破肚之后再找一个?”
  
  “这可能会是脑炎的复发。”
  
  “我知道是我在创造阿比盖尔,”威尔说。”不管我多么希望她还活着,我知道她已经不在了。幻想她是一种……应对机制。她是唯一一个理解……”
  
  他停下,刻意地集中于到处奔跑的狗儿们。汉尼拔什么也没问,他给他时间来准备,而威尔对此感到感激。
  
  “她理解我为什么仍然想要跟你在一起,即使在你杀了她并且伤害我之后。”
  
  他转向汉尼拔。
  
  “我本来要跟你走的……跟他。我想这么做的。但他没有让我这么做。”
  
  “在的眼中,你背叛了他,威尔。”
  
  “而他没有背叛我?”威尔问,感觉他的怒火升起了。“他隐瞒我的脑炎,他构陷我谋杀,让我相信我杀了阿比盖尔!他指望我原谅他但他不能原谅我?!”
  
  最后几个字威尔不是吼出来的,不过也相差无几了。汉尼拔似乎高兴于他的爆发。
  
  “你说你去找他,”汉尼拔说,几乎在微笑着了。“但不是去跟他在一起。你想要复仇。”
  
  “是的!”威尔攥着拳头吼道。
  
  “你成功了吗?”汉尼拔问。
  
  “不,”再次开口的时候威尔已经平息下来。“我没有。我驾船驶向了欧洲然后去了立陶宛。”
  
  这句话让汉尼拔闭嘴了。那个几近的微笑从他脸上消失了。威尔继续他的故事,他没有细说,但也没有跳过他那必定让汉尼拔感到痛苦的发现。
  
  那男人成为威尔身旁一团暗色的,安静的云。汉尼拔似乎只在威尔告诉他自己留在莱克特城堡的布景时,以及接着当他说到千代将他推下火车的时候才点亮了一些。威尔觉得他甚至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微笑。
  
  “上一次我告诉你她把我推下火车的时候,你说'好女孩',”威尔控诉地说。
  
  汉尼拔笑得更宽些了。
  
  “这是个非常好的发展,”汉尼拔回答道。“同样还有你操纵她杀死她的租客。”
  
  威尔翻了个白眼。他们向房子走回去。狗儿们因为散步而疲惫,而威尔感觉又饿了。似乎读懂了他的想法,汉尼拔提出去做午餐。威尔同意了,并且过去帮忙。他们再次发现自己身处厨房。
  
  “我去了佛罗伦萨,”威尔接过汉尼拔递给他切的胡萝卜继续道。“当我找到你的时候,你看上去像现在这样被狠狠揍了一顿。”
  
  他向后追溯了一点,解释了汉尼拔在佛罗伦萨发生了什么。这是第一次汉尼拔开始提出问题,而威尔发现自己大部分时候只能耸耸肩。他当时并不在那。
  
  威尔觉得这很讽刺,当他们坐下吃午餐的时候他正说到汉尼拔把他的脑袋锯开。一开始,汉尼拔没有用餐而是盯着他的盘子。然后他把餐具搁在了盘子旁边。威尔对于汉尼拔不想吃东西了而感到有点高兴。
  
  “看起来我似乎过度反应了一些。”
  
  “还用你说。”
  
  “你确定你没有在夸大叙事?”
  
  威尔笑了一声。
  
  “你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理解他享用你的愿望,”汉尼拔说。“但我希望你活着并且进化的愿望超过结束你的冲动。我不能想象这一点会改变。”
  
  威尔考虑着汉尼拔的话。对汉尼拔来说这是个沉重的坦白。他想要直接回答:但你还是这么做了。然而,这不是一个好答案。他一直都没能完全理解汉尼拔想要锯开他的头骨吃掉他的脑子的原因。这件暴行太过可怕,他宁愿不去细想。现在他试图去了解,于是让钟摆开始摇动。
  
  “你爱着我,”威尔缓缓地说,“而你不想要失去我。这是你所知道的唯一一种让我留在你身边的方式。享用掉我而不是面对注定的失去。”
  
  威尔抬起眼,对上汉尼拔的注视。一个颤栗窜过他。他感觉自己暴露无遗。移开视线并不容易。
  
  “无论如何,你没有吃掉我的脑子,”他强迫自己继续说。“你被打断了。”
  
  躲避着汉尼拔的目光,威尔继续讲述他在麝鼠农场的旅途。过去的状态吸引着他,在那个时候他所想的只是杀戮,并且确保他们的幸存。那情感坦率得光辉绚烂。当他讲到他们的逃离时他停住了。
  
  “你想要休息一下吗?”汉尼拔问。
  
  威尔点了点头,不确定自己接下去应该说什么。
  
  “我会清理干净桌子来给你一些时间。”
  
  汉尼拔开始收拾他们剩下的餐点。威尔坐着不动。他看着汉尼拔回到房间。看着他的动作,想象着他的汉尼拔必定曾杀戮的数目,当他将他抱出麝鼠农场的时候。他毁灭了挡在他们之间的所有人,而这个念头让威尔性奋起来。
  
  他曾经惧怕这两种感觉交织到一起,但希望这只是暂时的。性和杀戮就像现在的他和汉尼拔一样是相连的。当汉尼拔回到房间的时候威尔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他正端着一个盛着切片水果的盘子。威尔盯着他;他认真地考虑了叫汉尼拔到床上来。端着水果,用手喂给汉尼拔吃,让他从他的手指上将汁液吮去。
  
  威尔猛地站起,嘟囔着要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接着出门去到了露台上。等到他走到外面,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鞋,而气温并不是多么暖和。他没有回去。他现在无法面对汉尼拔。告诉他原本时间线的故事令他困惑。他自己过去的想法和情绪正在转换到当前。威尔不确定什么是他当前真正的感受,什么只是记忆中的感情。
  
  这个汉尼拔是各种困惑的焦点。威尔不知道要如何对待这个版本的他。
  
  只穿着袜子,威尔踏着石子走向悬崖。他站在边缘,望着海水。房门在他身后打开,威尔随即听到轻轻的脚步声。一张毯子搭到他的肩膀上,汉尼拔站到他身旁,看着海水。
  
  “我设计你让你向FBI自首,”威尔坦白道。他需要结束这个,然后再次集中于当前。在过去的深处挖掘实在太过令人痛苦和困惑。
  
  “你被关到了BSHCI。阿拉娜接管了那里。我从来没去拜访。我远远地逃开然后遇见了一个女人。”他顿了顿。“她很友善,喜欢狗,有一个之前婚姻的儿子。我娶了她然后从那一切中躲藏起来。”
  
  仍然没有看向汉尼拔,威尔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这没能帮助他放松。
  
  “有个人开始屠杀家庭。杰克在第二个家庭死去之后来找我。在这个案子中间,我们发现这个杀手对你有兴趣。所以,我们用你作为诱饵来抓捕他。你与我一起逃走,我们到了这里,到这间房子。那名杀手袭击了我们,而我们与他搏斗。”
  
  在他自己和汉尼拔身后,威尔能够感到红龙的阴影升起。
  
  “我们一起杀了他……那很美。”
  
  威尔舔了舔嘴唇,在毯子下面抱紧自己。
  
  “我把我们拉下悬崖然后……在我们初次相遇的数月之前醒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浪涛声和天空中的鸟鸣。是汉尼拔打破了沉默。
  
  “你没有死去而是回到了过去?”
  
  “我认为是这样。而且这不是最后一次发生。至今我已经死过四次了,每一次死亡都让我沿着我自己的时间线移动。只有我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从来不记得,其他所有人也是。”
  
  “进到房间里来吧,”片刻之后汉尼拔轻轻地说。威尔转头看向他。汉尼拔正盯着悬崖的边缘。威尔将自己抱得更紧了些。汉尼拔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他的动作。
  
  “来吧,”他再次说,向回走去。威尔跟上了他。

评论(1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