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Sounders of Three(昨夜屠龙续篇)第七章(2)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47300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mature

summary:威尔继续他在“昨夜屠龙”之后的旅程。


chapter 7 part(2)

威尔在黑暗和剧痛中醒来。他正仰躺在地,月光泼洒在他身上。他眨了眨眼,意识到有一把到正插在自己的脸颊里,切到了他的舌头。威尔颤抖地伸出一只手想去把刀子拔出来,但是红龙扑到了他上方。强壮的胳膊和有力的双手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提起,然后绕到他的脖子上。随着一阵尖锐的疼痛,他的脖颈被拧断了。


~TWO~


下坠。

撞击到冰冷的水体中以及疼痛。

汉尼拔重得可怕,过后威尔没法记起自己是怎么把他们两人拽到岩石上的了。他感觉不到寒冷,这是一个坏信号。汉尼拔仍然躺在他身边。浪涛声震耳欲聋,充斥了他的意识。

疼痛弄醒了他。有两个人正在搬动他,他的肢体拖拽过石块,他的伤口痛楚难当。威尔睁开了眼睛。天色仍然是暗的。

“汉尼拔?”他虚弱地问道。他的声音因他脸颊与舌头上的伤口含混不清。

“他还活着,”一个女声说。

千代,威尔想,稍微地放松了下来。

他被丢了下来,痛苦地喊出声。颤抖着,他睁开双眼,看到了木质的地板。

那艘船,威尔想。

“你醒了吗?”千代问。

威尔痛苦地呻吟一声,无法说话。

有人——一个男人——将他翻了过来仰躺着。不是汉尼拔,而是一个更年长的男人,有着尖锐的颧骨和灰色的头发。他看上去忧心忡忡。

“他们都需要看医生,”那男人将视线从威尔身上移开说。他有一点法国口音。

“汉尼拔,”威尔微不可闻地说。汉尼拔就是个医生。

“他还没有恢复意识,”千代在他的视线之外说。“我们得把他搬到下面船舱里。”

他们吃力地搬动他。尽管疼痛难当,威尔还是尽力去放松,好让他们轻松一点。他们把他抬到一张床上,紧挨着另一个身体。

汉尼拔,威尔意识到。他将一只颤抖的手伸向他。汉尼拔的身体冰冷。威尔恐惧地僵住了,直到看到汉尼拔在浅浅地呼吸。

“我们得离开这里,”千代说。“你能照看他们吗?”

“是的,没问题,”那男人说。“我可以照看他们,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医生。”

“我会去试试找一个,”她说,然后离开了。

那男人开始割下他的衣服。通常来讲,一个陌生人拿着刀子靠近他会把他吓坏,但他现在实在太过疲累。他再次看向汉尼拔,然后失去了意识。


有什么东西被按压到了他的肩膀上,疼痛弄醒了他。威尔试图反抗,但他太过虚弱。

“请不要反抗我,”那男人说。“我正在包扎你的肩膀,以防你失血过多。”

在一段漫长的疼痛之后,那男人叹了口气。

“我得把你移动到床上才能重新包扎好,再给汉尼拔也包扎上。”

移动到床上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任务,但威尔尽力点了点头。这个男人是在尽可能地帮忙。他在被移动的过程中失去了意识。


稍后他再次醒了过来。他正躺在地板上,不过他的身下垫着毯子,身上也盖着一些。绷带正包在他的脸跟刺伤的肩膀上。他想要去看看汉尼拔,但是他的身体不听使唤,而他的嘴里满是血浆。他把头转到一边试图把它们吐出来,当他做不到的时候,他开始轻轻地啜泣。这些动作引发的疼痛太过难忍,他再次失去了意识。


下一次醒来的时候,痛感已经减弱了,他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可能是止痛药的效果。他很暖和,并且感觉到舌头已经被缝合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个让他联想起高档旅馆的房间里。有一扇明亮的窗户,但因为挂着窗帘,威尔没法看见外面。威尔转头往相反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另一张床上的汉尼拔。那不是一张医院病床,但像威尔一样,他也正在输液,一个半满的尿袋挂在床架上。威尔的注意到了他自己老二上,没错,他身上也接着尿袋。精疲力尽地,威尔等了一会,但是没有人过来,而他再次沉入了睡眠中。


中途他一定是发了烧,因为他下一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是一团混乱。千代和那个男人担忧的脸笼罩在他上方。他梦到自己不停地死去以及害死汉尼拔;一个又一个的世界接连毁灭。


意识一点点地慢慢清晰起来。

再次醒来,他看到汉尼拔正坐在他的床边,样子十分疲惫。他向他伸出手,在汉尼拔的手干燥而温暖的触感中再次入睡。


他的上半身被抬了起来,一根吸管放到了他的嘴里。水尝起来美妙至极,但是吞咽令人痛苦。他呛了一下开始咳嗽,直到他太过疲累而睡着。


“汉尼拔?”当那个陌生人更换他的输液袋的时候他微不可闻地问。说话仍然令他疼痛。那男人看向威尔,在床边坐下。

“他在做一些训练,”他说。“很快他就会回来。你感觉怎么样?”

威尔试图咂咂嘴,但是他的嘴唇太干了。意识到这点,那男人帮助他稍微坐起来,把一个插着吸管的杯子拿到他嘴边。记起他的咳嗽发作,威尔慢慢地喝着。吞咽仍然很困难。现在疼痛减轻了,威尔意识到自己嘴里的味道有多么糟糕。那个陌生人将水杯拿走,拍了拍他的手。

“你醒过来了真好,”他告诉威尔。“汉尼拔很担心。”

威尔想问很多事情,但他已经累了起来,知道自己没法醒很长时间。皱着眉头,他指向那个男人。那男人疑惑地回望,直到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他笑了片刻。

“我的名字是罗伯特。我是汉尼拔的叔叔,”他回答道。惊讶使得他多醒了一小会,直到疲惫将他拉入睡乡之中。


争执的声音吵醒了威尔。他朝声音源头的方向转过头。汉尼拔正坐在他床边的一把轮椅里,而那个男人,他的叔叔罗伯特,正站在他身旁。他们正在说法语。威尔半心半意地想着他们为什么不用立陶宛语交谈。

汉尼拔说了些听起来像是恳求的话,罗伯特叹了口气离开了。汉尼拔看向威尔,他们的目光交汇到了一起。惊讶使得汉尼拔的双眼睁大了片刻。

“威尔,”他微笑着说。他看起来很悲伤。这对于汉尼拔来说是个不同寻常的表情。威尔试图讲话,但是汉尼拔摇了摇头。

“别说话,”他告诉他,“你舌头上的伤口感染了。你挺了过来,但情况一度十分危险。你应该让你的舌头尽可能久地休息。”

威尔眨了眨眼表示理解,然后有意地看向那把轮椅。

“我的背受到了损伤。加之以休息和时间,我恢复行走能力的可能性非常高。”

虚弱地,威尔伸出手,汉尼拔握住了它。威尔觉得他应该感觉内疚,但是把他们两人拉下悬崖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只是开心于他们幸存了下来。这认知震撼了他。他们幸存了下来,而现在是在坠崖之后。在过去时光之中的旅行已经结束了,他希望如此。现在他终于可以跟他的汉尼拔在一起了。疼痛中,威尔开始静静地哭起来。

“怎么了?”汉尼拔问,在他的轮椅里倾身向前,攥紧了威尔的手。

威尔握紧他的手,试图说话,但他的嘴里发出发声音不成字句。沮丧而疼痛地,威尔闭上了眼睛。情绪的骚动令他精疲力竭,他可以感到自己正在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现在他终于找回了他,威尔想跟汉尼拔说话。并且他需要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要如何继续。但他力不从心了。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听到汉尼拔对他说话。

“我的威尔,”他轻轻地说,亲吻威尔的手背。“我真高兴再次见到了你。”


下一更完结


评论(1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