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授翻】【hannigram】不驯的荒野 第二章

原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529040
作者:Winter_of_our_Discontent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Summary:威尔与汉尼拔在一次学术会议相遇。

第二章 星期六

  当闹铃在早上六点半钟响起,他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意志力才忍住将手机砸到房间另一头的冲动。昨晚他真的不该跟莱克特博士——汉尼拔——待到那么晚,但是晚餐接着甜点,然后又接着餐后咖啡,导致等到他终于得以上床的时候,他的身体一面为数天的社交精疲力竭,一面又因过晚摄入的咖啡因心神不宁。

  威尔自己独享整一个旅馆房间——即使有其他毕业生愿意当他的室友,他也不愿意担忧自己的夜惊是否会打扰他们。往好的一面看,这意味着他能在热水下一直待到整个浴室充满蒸汽,每个平面覆盖着水滴为止。

  昨晚他曾梦见自己在会议酒店的走廊里徘徊,试图找到出路。那些走廊无尽地延伸、扭曲,就像《闪灵》里一般。炙热的呼吸喷在他颈后,他转过身,发现一头巨大的黑鹿紧紧跟在他身后,大到走廊几乎无法容纳它庞大的鹿角。他们一同在走廊穿行,雄鹿的四蹄与威尔的赤足同时轻轻地踏在地毯上。

  威尔从床上起身,轻轻走进浴室,沿途剥掉他的T恤和短裤。他叹了口气,将淋浴旋钮拧到右边,然后踏进淋浴间。他在冷水下匆匆地用酒店免费的香波和沐浴露洗了个澡,用赠送的刮胡刀刮了胡子,趁他的头发还湿着用梳子尽量梳整齐。他刷了牙,然后忠实地用多年经验得来的熟练干咽下他的一把药片。

  当他把领带往脖子上圈的时候,他回想起昨晚莱克特博士戴的那条荒谬的佩斯利领带。它,还有那身格纹三件套……这些都应该看上去荒唐可笑而非超凡卓绝。然而与之相反地,他散发出一种从容镇定,一种巧妙构建的、禅宗花园或者罗马马赛克式的秩序和控制。但是,如果认为那亮丽的表象就是他的全部,就像看到退潮而认为水就只有那么深一样。

  他看进镜子里,意识到不知怎么,他把自己的领带系成了一个厚厚的温莎结。

  等到他整装完毕(以及重新把他的领带系成惯常的、有点歪斜的领结——不然他看上去就太荒唐了),离八点只差二十分钟了。他要么可以按时到达他的座谈会,要么就冲刺到外面去买咖啡,鉴于会议酒店,要么出于刻意的残忍、要么是出于漠不关心,直到十点才开始供应晨间咖啡和茶。

  威尔提起赠送的会议手提袋,向座谈会走去。

  座谈会所在的房间很小,如此,如果没人来的话应该能稍微不那么尴尬一点——他是这么想的。它不会是他参加过的第一个发言者人数比听众还要多的座谈会。

  令人惊讶地,会场早已有人到场了,他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是昨天的奇尔顿(在最前排),还有另一个穿着格纹三件套西装、拿着一个白色纸袋和咖啡的人正阔步上前来。

  “昨晚我们的谈话过后,我突然想到这个早晨你可能腾不出时间来吃早餐。”汉尼拔说,将纸袋和咖啡递给他。“在不知道你口味的情况下,我感觉美式咖啡和巧克力面包不太可能会冒犯到任何人。”

  威尔打开纸袋举到眼前,深深吸进一口糕点和巧克力的香气。“哦天哪,我们结婚吧。”

  他几乎错过了汉尼拔脸上惊讶的表情,但对方很快恢复如常。“我亲爱的男孩,我得先去求得你指导教师的首肯才行,”他说,微笑着,好像他们中的某人说出了什么妙语一般。

  威尔试图越过香气升腾的咖啡怒瞪他,但往好里说也是半心半意的。现在汉尼拔只是看上去一副得意的样子,这个英俊的混蛋。

  “那么,我就把这里留给你了,”汉尼拔微笑着说,转身退回到听众中去,一个跟前排中央的奇尔顿隔了好几排的位置。

  很幸运地,威尔的发言排在最后,因此给了他时间来啜饮咖啡,同时尽可能鬼祟地揪下一块块面包往嘴里送,一边嚼一边以一种他自我希望是明智而又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其他发言者。

  杰克曾强烈建议威尔不要在他的PPT里面加入图片,鉴于他的课题。威尔不置可否地哼哼了几声,然后干脆地无视了他。这导致了他得花掉几分钟鼓捣A/V盒来妥当展示课件。“我的主题与连环杀手相关。在我将要展示的这些图像里,没有那张是真正直接的,但你仍有可能发现它们令人不安。如果你偏向于跳过我的发言,请于十五分钟之后回来参与座谈会的Q&A环节。”没人动。威尔想知道在场所有人到底是真的不在意这个主题,或者仅仅只是害怕在他人眼中显得胆小。

  演讲本身一切顺利;他对这个课题倒背如流,他的其中一个笑话甚至让听众笑了笑。最后的那一个。

  然后自然是Q&A环节。头几个问题是针对其他发言者的,这他并不介意。通常对于他的研究,人们并不确定自己可以或者应该问什么样的问题。直到,不可避免地,来了……

  “你是如何对这样一个……病态的主题感兴趣的,格拉汉姆先生?”奇尔顿问。他微微转身,脸上带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仿佛是在对听众而不是在对威尔说话。“你自己收集这样的东西吗?”

  其中的潜台词,一如既往地是,“什么样的怪胎会研究这些怪胎?”常常伴以“警察是不是应该就附近未解决的谋杀案调查一下你?”威尔熟练地压下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我的主要研究集中于死亡在美国文化中的角色。我小的时候,房子附近有一片旧墓地,附近的孩子常常在里面玩耍。”他耸了耸肩。“我对墓石的设计产生了兴趣。”

  后排有个人提了个关于绿色葬礼运动的问题,是针对他旁边那个女士的。威尔松了口气。

  座谈会结束之后,房间开始清场,他惊讶地发现汉尼拔正朝他的方向走来,而奇尔顿正朝汉尼拔的方向进发。这就像是以慢放观看一次撞车。“汉尼拔,”奇尔顿责备道,截住汉尼拔。“你对这样一个……有趣的学生的奉献难能可贵,但我必须坚持把你偷去吃午餐,会议已经接近结束了而我们仍然还没有机会谈一谈。”

  “真是一个悲剧,”汉尼拔沉重地说。威尔不得不在两人同时看向他的时候把笑声转化为一声咳嗽。“如果你不介意在外面等一会的话,弗雷德里克,我马上就到。”

  现在奇尔顿已经胜利把猎物逼到了角落,于是有着足够的宽宏大量。“当然了,汉尼拔。”他回应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反正我也要回我经纪人的电话。他一直在求我做一次巡回讲座。”威尔跟汉尼拔一同看着他离开。

  “我害怕工作访问,”汉尼拔说。

  “身先士卒啊,”威尔同意道。

  两位教授无疑是去了什么高档地方吃午餐,威尔则在附近的快餐店随便凑合了一下。这天剩下的时间他用来在会议大厅闲逛,参加各式座谈会,以及待在自己的旅馆房间里。

  通过Yelp网站,他打算带汉尼拔去的那家酒吧有着“精选的苹果酒”以及一种“复古氛围”。从汉尼拔走下阶梯时的表情来看,至少他成功地让他吃了一惊。

  “跟昨晚的地方有点不一样,”威尔带着一丝歉意说。“但这儿的食物应当很好。”

  “旅行应当总是尝试新体验,”汉尼拔殷勤地回答。

  喝着苹果酒,威尔忍不住问汉尼拔跟奇尔顿的午餐怎么样。

  “事情应当跟你想象的如出一辙,”汉尼拔回答道,“但你得原谅我,这事经历一次就够受的了。”

  “牵扯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奇尔顿教授似乎是一个拥有无限精力的人,一种自命不凡和阿谀奉承的结合,这对他的事业无疑裨益良多。”

  “你发现他在会上提的问题很粗鲁。”

  威尔低头盯着桌子磨损的木质平面,摘下他的眼镜用布餐巾擦拭着。它仅仅只是架在他鼻梁上而已,怎么会搞得这么脏?“他们……呃……总是会那么问,”他承认道。“我很惊讶你没有。”

  一块佩斯利图样的织物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你说谎了。”

  威尔快速地抬眼瞥了瞥,接下了那块方巾,细密编织的丝绸高效地清洁了镜片。“没错,唔,我不认为它跟演讲内容有什么相关。”跟你也完全不相干,他无声地补充道。不知怎么,他觉得两个评论汉尼拔都听到了。

  “你愿意跟我分享真实的故事吗,威尔?”

  威尔嘴角向上抽了抽,将方巾还给它的所有者。“这是个等价交换吗,莱克特博士?”他吸了口气,闭上双眼。“当我小的时候……我们在路易斯安那一个小镇上待了几年,那地方的名字你不会听说过的……出现过一个连环杀手。五个孩子——四个女孩,一个男孩——失踪了。其中三个回来了。渔夫发现他们裹在黑色塑料袋里的尸体部分漂在河上。警方说他们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定罪。所以从来没人被逮捕。”

  “而这个早期的接触激发了你对死亡的兴趣?”

  威尔很感谢他说“接触”而非“创伤”,就像那些心理医生坚持称呼的那样。“人们谈论这件事情的方式,不想让我们吓坏,但又害怕他们的孩子出去玩。所有那些委婉语,受害者先是‘失踪了’,然后他们‘到了上帝那里’,‘安息了’以及‘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整个镇上的人都去参加了葬礼。前两次是闭着棺材的,但第三次尸体化了妆,让她看上去像是具蜡像一样。那些死亡改变了整个城镇。”

  “那些死亡改变了你。塑造了你。”

  “或早或晚,我们都会经历死亡。如果不是那些死亡,或许也会是别的。”

  “你相信命运吗,威尔?”

  “我相信我们是谁塑造了我们的所作所为,”威尔回答道。

  “但当然我们还是不断变化的,被我们的环境和影响塑造。”

  “那么是鸡与蛋的问题了,莱克特博士?或者我们又回到了先天与后天的问题?”

  “如果昨天你没有走错房间,现在我们就不可能共酌了。”

  “所以我的命运就是迷路?”

  “或许是被发现。”

  “被你吗,莱克特博士?”

  “这个早晨你就向我求婚了,威尔,自然你能直呼我的名字。”

  “我不记得你有答应过我的求婚。”

  “而如果我答应,你就会叫我汉尼拔?”

  威尔抬眼,终于对上了汉尼拔的注视。“如果我叫你汉尼拔,”威尔说,拖长着音节,看着对方的眼睛变暗,“还有什么事是我能让你同意的?”

  “我亲爱的威廉,”汉尼拔说,倾身向前,“我想你能令我同意任何事情。”




评论(2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