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翻译】【Will重生文】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第一章(1)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0245/chapters/20888957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NC-17
Summary: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chapter 1(1)

威尔醒来,伴随着坠落的记忆——汉尼拔的手臂庇护着他,冰冷海水的冲击……他尖叫着翻身坐起。黑暗围绕着他,但这黑暗有着熟悉的味道。威尔被汗水所浸透,坐在他的床上。
狼陷,威尔意识到,他跌跌撞撞地翻下床。事情不对头。
“汉尼拔?!”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或许汉尼拔把他们带到了狼陷。但是他不会的,不是吗?狼陷不安全。杰克会找到这里的,威尔困惑地想。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因为腹部的抽紧停下。月光下,他看到他的狗儿们蜷缩在房间各处。他的狗?但是它们应该跟莫莉在一起,而狼陷很久以前就售出了。
威尔拨开电灯,环视房间。这里确实是狼陷,他的其中一只狗正在看着他。是巴斯特。他的目光扫过他的狗们然后意识到温斯顿不在这里。巴斯特站起来走到威尔跟前。威尔弯下腰抚摸着他,眉头皱起。巴斯特身上应该有一道从兰道尔·迪尔的袭击下留下的伤疤,但是威尔找不到它。
“汉尼拔?”威尔再次问到,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中显露着恐惧。
他跪到地板上,一只手抱起巴斯特,另一只手伸进它温暖的毛里。他不能呼吸,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巴斯塔呜咽了一声,威尔放开了它。
恐慌发作,他想到,任凭自己跌倒在地。他无法呼吸,心跳加速并且肢体麻木。他颤抖,然后颤抖,在心中持续地呼唤着汉尼拔。
威尔不知道他在地板上躺了多久,但那感觉上像是永恒那么长。狗狗们环绕在他周围,偶尔舔着他。
某个时刻之后呼吸开始变得容易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和腿逐渐恢复了知觉。他仍然在颤抖,但是恐慌的情绪下降到了一个可以忍受的程度。伸手触摸巴斯特,它闻上去跟摸上去都很真实。
他用另一只手触碰自己的腹部。T恤之下没有伤疤。他脱掉衣服,开始检查全身。从杰克那里得到的枪伤与在汉尼拔厨房里得到的割伤一样不在了。在他警察时期留下的刀伤还在,但没有红龙留给他的那些。他的脸颊是完整的,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记得受到枪击,割伤和捅伤。他记得那场杀戮的盛宴,他记得汉尼拔还有那场坠落。
或许他已经死了,这里是往世。或许这是他即将溺死之际的幻觉。如果这是一个幻觉,那它是自己有过的幻觉里最安静和最镇定的一个。他身在狼陷,在遇到汉尼拔、在明尼苏达伯劳鸟之前——温斯顿不在说明了这一点。
威尔回头看向床头,表上显示现在将近早上五点。他站起来走向厨房,给狗喂食,把它们放出屋外。他站在门前,静静地看着它们在雪地上奔跑。然后他给自己弄了咖啡,开始找自己的包。它在门廊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在里面。他的老手机和笔记本 。它们看起来都很笨重,威尔花了一会来回想这部手机的PIN密码。屏幕上显示出日期,威尔困难地吞咽了一下。现在是距离坠崖七年半之前,距离杰克走进他的教室将他拉进疯狂之中九个月之前。圣诞节的两天之前。
回忆笔记本电脑的密码更加困难,不过威尔失败了几次之后还是找到了正确的答案。笔记本开始启动,威尔拿着它回到床上坐下。床单仍然发潮,威尔无视了它。
网络连接状况跟他记忆中一样糟糕,莫莉和他的家里的要好得多——不然沃尔特会闹脾气。他首先搜索了汉尼拔·莱克特,一些条目显示出来,不过只有社会新闻和出版信息。当他找到一张晚会上的照片,他久久地盯着屏幕不放。汉尼拔看起来年轻得多,而且气色非常好。
搜索切萨比克开膛手出现的条目要多得多,最近一条是半年之前。弗瑞迪·劳兹写了一篇关于米里亚姆·拉斯的失踪与受伤的人的拓展文章。
他继续搜索,先是莫莉和沃尔特然后是其他所有人。莫莉现在还没有寡居,奇尔顿已经掌管了BSHCI一段时间。梅森·维杰的父亲半年之前去世了,玛戈面无表情的身影出现在一些社会新闻上。阿拉娜发表了一篇关于创伤的文章。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真实,感觉起来那么真实,而距离他醒来已有数小时之久了。威尔的人生中有过很多严重的幻觉,但那些没有一个是如此的……平凡。没有噩梦般的雄鹿,没有温迪戈,没有龙也没有盖里特·雅克布·霍布斯,只有他的房子和他的狗。
威尔的肚子提醒他距离他上次进食已有……嗯,要么是七年半,要么是很长一夜的时间。他笑了出声,有那么一点绝望的意味。据电子钟来看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威尔检查了他的厨房,惊奇地发现它储备充足,然后记起圣诞节要临近了。他一定是为了不在节日期间出门采购了足够的物资。
他给自己做了三明治但是吃完后还是很饿,于是他把一些冷掉的晚饭放进炉子里,去洗了澡刮了胡子。梳洗干净之后他坐下来一边吃一边思考自己现在的选择和可能性。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爆发一场精神崩溃。要么他做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长梦,要么他的意识不知怎么穿越时空到了七年半之前。
要么他正在濒死之际,仍然在做梦。
吃完之后,威尔洗掉了盘子。他需要搜集更多信息并且需要去见汉尼拔。他给狗狗们准备好食物和水,驾车离开。距离巴尔的摩有很长一段车程,他不得不两次停下来买咖啡。他的手在颤抖,不知道是由于咖啡,由于缺乏睡眠,或者由于(貌似的)这个现实。
到达巴尔的摩已经是下午很晚,他在一家快餐店停车,买了又一杯咖啡并且借用了洗手间。回到车子里,威尔盯着他的手。这是一个坏主意。他刚刚把汉尼拔推下悬崖。他甚至都不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干。他是想杀死自己或者只是想杀死汉尼拔?
杀死红龙曾经感觉如此之好,当威尔驶向去往汉尼拔家那条熟悉的路时想到。月光之下黑色的血于他而言不过才是一天之前发生的事情。汉尼拔有可能也记得那些,对吧?他们是一起坠落的。如果这是——虽然听上去难以置信——时间旅行的话,那么或许汉尼拔也记得那些。
现在还不到晚上,但是房子一片黑暗。威尔盯着它看了一会然后回想起了汉尼拔过去的日程,现在是工作日,假期还没有开始。所以,如果他不在家那么他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
威尔重新打火。
他梦到了未来数年这个选项似乎不太可能,他开车的时候意识到。在杰克介绍他们之前他从未听说过汉尼拔。他甚至没有读过他关于社交排斥的文章,或是任何其他出版物。那么他的意识是怎么创造出他刚刚在网上见到的汉尼拔这个人物呢?或许他应该把他记得的关于未来的事情记下来,以便确定他的意识不是在愚弄他。如果他把一切付诸纸上,他就能确定自己是否经历过那些尚未发生之事。
他开到办公室,那里的灯亮着,不过那些红白色相间的窗帘是落下的。威尔停进他通常用的那个车位,望向窗户。一股强烈的渴望感支配了他。他想走进去坐定,再次嗅闻那些书籍的气味,与汉尼拔交谈。他想听汉尼拔解释发生的这一切。当然,汉尼拔帮助他理清思绪的方式通常涉及到很多鲜血,刀子和死人,但是当前威尔并不在乎这个,并且……杀死红龙曾经是那么美丽。
威尔闭上眼睛召唤回那些回忆。月光之下汉尼拔的身影疾如闪电,那些黑色的血泼洒在弗朗西斯周围。
威尔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双手。它们不再颤抖,他觉得镇定下来。视界的角落里他看到有人在移动。某个汉尼拔的病人离开了汉尼拔的办公室,是那个在托拜斯·巴治的事件中死掉的那个男人。
漫长的二十分钟之后汉尼拔出现了,穿着西装和一件敞开的大衣,系着围巾。他镇静地漫步向他的本特利,随后驾车离开。他看起来不像世界观刚刚翻天覆地的样子。威尔呼出了他屏住已久的那口气。
我们昨夜一起杀死了一头龙。
他用前额抵住方向盘。
“你还记得我吗?”他问到,嗓音喑哑而粗砺。
威尔在薄雾中掉头驶回狼陷。他把狗放出屋外,倒满它们的水碗之后试图入睡。这并不容易。他试图走入溪流之中,一个他过去用以平静心境的练习,但那并不管用。最终他找回杀死红龙的那段记忆。
他梦到了坠落,以及汉尼拔环绕他的手臂。

——————————————————————————————

第一次用LOFTER发文章,谁能告诉我怎么加图链(:з」∠)_

评论(20)

热度(681)

  1. 三腐圈圈Astri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