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ida

【翻译】【Will重生文】We Killed a Dragon Last Night第一章(5)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10245/chapters/20888957
作者:inameitlater
分级:NC-17
summary:
威尔记得坠落。
他在杰克招募他的数月之前醒来。在初次与汉尼拔相遇的数月之前。
从过去中解脱,他决定改变未来并且再次遇见汉尼拔。

(part 5)

  威尔猛烈地倒吸一口气,眼前浮现出开膛手为阿拉娜创造的场景——被肢解随后拼接造就。但这样不对。这样的艺术应该留给未来的尖刻的阿拉娜,这样将之打碎才会是有趣的。现在的阿拉娜一点都不尖刻。她是如此柔软,温暖而充满关怀。他只想用金子和蜂蜜来包裹她。以黄金来绘于她的皮肤直至将她隔绝于世,保护她永远免于破碎的危险。
  
  威尔发现自己将这些说出了声,随之意识到汉尼拔的呼吸是如何地加速了。他想要仔细研究他的表情,但是因为必须注意看路而作罢。
  
  “你会想要看着这一切。”他猜测道。
  
  “是的,非常。”
  
  他们在接下来的路程中保持着沉默,当威尔到家的时候汉尼拔已经消失了。
  

  接下来三天的课程乏味无趣,不过威尔每次都更加自信起来。任何教学风格上的变化都能轻易地被人归因于新年假期。人们会制定新一年的计划而决心做出改变,这没什么不寻常的。
  
  他再次遇见了阿拉娜,不过这次是在课间。他们都在急匆匆地赶往自己的教室,仅仅交换了几句话。威尔再次提出了要带她去看自己狗狗的邀请。他越来越喜欢送她一只自己的狗狗这个主意。他已经告诉了几个其他的讲师和行政人员自己正在找收养的消息,其一是因为阿拉娜从别人那里听说的话就不会感到怀疑,其二是因为他想着或许可以送贝弗利一只,或许还有吉米。但是泽勒就没门了,杰克也是。
  
  在他上次的冲动念头之后他一直避免造访实验室。他告诉自己,这不会造成什么好印象。如果他再次被怀疑涉及到谋杀案,他不想被人记得曾出现在实验室为破案提供帮助。周五晚上做狗食的时候他对汉尼拔提了这个话题,而对方向他的工作台走近一步。
  
  “你是在考虑再次帮助杰克吗?”
  
  这话听上去是中立的,但现在威尔足够了解他到不会错过他语气中的不赞成。
  
  “这是一个进入内部的好机会,如果我们再次……受到牵扯。而且别告诉我你没有好好享受拿着杰克正试图为之复仇的受害者在晚宴上招待他的乐趣。”
  
  “我的确享受了。”汉尼拔说着抬头,“非常享受。然而我清楚地记得你自己并不怎么享受,威尔。”
  
  “我得了一种叫脑炎的病。而我的医生故意无视它,导致我的脑子肿胀发炎。这或许跟我为什么过得不怎么开心有点关系。”
  
  他转向汉尼拔,再一次地避免接触眼神而把视线集中在对方的颧骨上。威尔感到自己的怒意渐渐消退。
  
  “过去的我可能会为你对他的感情感到困惑,威尔。”
  
  威尔为话题的改变笑出声。“因为我没法决定自己到底是想吻他还是想扼死他?”
  
  “没有我们共同的经历,你矛盾的感情可能会招致警觉。而我建议你尽量避免造成怀疑——”
  
  “然后终结于菜单上。”
  
  汉尼拔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尽量。”威尔承诺道。他们这个晚上没有再讨论这个问题。
  
  取而代之的是汉尼拔看着他批改学生的作业,喝着波旁威士忌。这是个非常乏味无趣的活,威尔向汉尼拔读了一些写得非常烂的部分,导致了汉尼拔从轻微的皱眉到公然的鄙夷。
  
  “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他们所受教育水平的耻辱。”汉尼拔愤怒地说。
  
  “为他们都是些傻瓜感到高兴吧。不然你可能被捕得更早。”
  
  “我没有被捕。我是为了在我们的游戏中的战略优势而主动投降的。”
  
  “我们的游戏。”威尔摇了摇头,把手中的笔搁到一边,“牺牲王后来扳倒国王。”他因为这个想象中的画面做了个鬼脸。“我可不是国王。”
  
  “不,你更像是骑士,唯一可以越子的一枚棋。”
  
  汉尼拔凝视着威尔。而对方无视了这样的目光,重新专注于批改作业。
  

  当处理盖里特•雅各布•霍布斯的时候到来时,威尔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驶向学院,踏进教室的时候感到有些紧张。他一会儿就要去度一个周末谋杀假而他现在正在给一群未来的职业执法者讲课。他的焦虑让他再一次讲得太快,最后他留了二十分钟让学生来做一个关于不同作案手法造成的伤疤的讨论。这次他成功地引导他们互相争执而不是向他问问题,但是这个讨论还是让他感觉不舒服。他不停地触碰自己腹部上原本那个微笑的伤疤的地方,然后是他的前额。他有点怀念他的伤疤,课程结束的时候他意识到。
  
  登机之后他还在想着这件事。他现在的身体更年轻,伤疤更少,他知道这是他自己的身体,但是有些时候他还是对它感到陌生。他的肩膀没有抽痛,腹部也没有不舒服的拉伸。威尔想象如果他从那场坠落中幸存了他的身体会是什么样子。肩膀上的又一道伤和更多的面部疤痕。那把刀切到他的舌头了吗?他不确定。在肾上腺素的冲刷下他没有感觉到多少痛楚。汉尼拔会把他缝合好的 ,他想着。接下来的旅程里他都在想象着如果他没有把他们推下悬崖后的术后护理。他伴随着驾驶着自己的小船去往欧洲的画面睡着了。
  

  他在飞机着陆不久之后醒来。去了一趟机场卫生间后他关掉了手机。天已经晚了,他感到饥肠辘辘。他在一些地标景点附近定了旅馆,买了一张允许在三天内自由出入数个本城博物馆的票。
  
  当他终于入住进旅馆的时候他精疲力尽,大脑还在不断回放那些博物馆里他尽力记忆的细节。他睡着了,这一次梦里既没有舒缓的海浪也没有航行路线,而是展览中的博物馆悬挂在盖里特•雅各布•霍布斯木屋里的鹿角上。
  

  艰难地起床之后,他在门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关掉了租来车子的GPS。出城之后停他在一个加油站,在洗手间里刮掉了胡子,用了一些发油将头发整理成汉尼拔那样的发型。他穿上专为此行买来的衣服:牛仔裤,跑步鞋,白色体恤还有针织套衫,因为他不能穿自己的夹克,又不想专门买一件只为了在事后销毁。他看上去很奇怪,这让他感觉浑身不舒服。
  
  他把自己的衣服放进后备箱,开车上路。他原本想拿掉车牌,但是感觉太冒险于是作罢。他想知道汉尼拔在狩猎的时候是否曾经紧张过。这个念头让威尔哼了一声。不,他才不会紧张。他接管过警车的时候说的什么来着?威尔感觉自己放松了下来。
  
  “现在是早上九点三十分。我的名字是威尔•格拉汉姆。我正在去布卢明顿杀死盖里特•雅各布•霍布斯的路上。”
  
  他深深吸进一口气,尽可能慢地呼出来。
  
  “我并没有负罪感,但是我担心自己可能被抓。”
  
  “你只能尽力采取措施避免被抓,威尔。”
  
  威尔看向身边。汉尼拔正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正穿着他白色的囚服。威尔好奇于自己是怎么想象出了这一身。
  
  汉尼拔朝他微笑。“我期待着欣赏你的演出。”
  
  让他害怕的是他感到自己脸红了。威尔转头看向前路认真开车。
  
  晚些时候威尔把电台调到一个古典乐频道来阻止汉尼拔不满的神情。真正的汉尼拔大概会对他谈及乐曲的作曲家或者演奏者,但是他自己对古典乐的知识没有真正的汉尼拔那么广泛。但是这个汉尼拔没有发表评论。他们一路静静地开到了布卢明顿。
  

  威尔为自己还记得去往霍布斯家的路而松了口气。他把车停在了附近的一家超级市场。他穿过树林和融化的积雪,走过尼古拉斯•博伊尔曾经过的小路,远望着那所房子。一个小时后,他绕了一个圈,装作行人走过房前。车道上只有一辆车,是霍布斯夫人的。
  
  “你现在在哪里?”威尔经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喃喃自语道。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那么接近霍布斯,但如今汉尼拔占据了他脑袋里所有的空间,而红龙蜷缩在他周围,等待着机会找到一个入口。
  
  现在是鹿的狩猎季节。圣诞节才过去几个星期,霍布斯一定感到非常绝望。圣诞期间对大学的讨论对他产生了糟糕的影响。他已经订好了下周的火车票。他已经在考虑那件事了,感觉内疚而且害怕因为他不想失去他的女儿。或许他去了他的木屋来远离那种诱惑,又或者他待在家里因为每一分钟都是如此宝贵。两者都有可能。威尔继续漫步。
  
  他想过在夜间闯入房子,但是牵连到阿比盖尔和她母亲的风险太高了。在走回房子之前,威尔回到车里短暂地休息了一会来使自己暖和起来。在他等待的时候,他让红龙盘旋地更近一些,分享他在等待猎物时的耐心。

——————————————————————————————
_(:з)∠)_我错了,得等到part6第一章才能结束……

评论(11)

热度(276)